96 期待  重生之擅始善终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方城和许颖儿的云城婚礼,最终落下了帷幕,张雾善终于可以放松下来。(看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
    江宿看了摄影师发过来的拍摄过程,一时兴起,将睡得正香的张雾善弄醒,说:“什么时候我们也来补办一场婚礼?”
    好眠被扰,张雾善心情自然不会好到哪里,一脚将江宿踢下床,不痛快道:“想都别想了你。”
    江宿趴在床边,抬头看她,问:“为什么不能想?”
    张雾善瞪着他,掀开被子,探出一条腿,压在他的肩膀上,用力踩着,说:“心里不痛快!”
    “怎么不痛快了?”江宿拉下她的脚,握在掌中,往前一推,整个人跟着扑过去,将张雾善压着,“说说看,我哪里让你不痛快了?”
    张雾善看着顶上那张明显又来兴趣的脸,登时恼了起来,张口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你再来,我就要进医院去躺着了!”
    江宿眉头也没有皱一下,反而得意一笑:“你身子骨太弱了,以后跟我去锻炼吧。”
    张雾善古怪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挑眉,问:“你这是为了你以后的福利着想,还是纯粹看不惯我陪辛琛去健身?”
    江宿抿着嘴微笑,什么也没说,低着头吻她。
    最后,张雾善没有陪江宿去锻炼,因为她和他还不能这样明目张胆,她也没有陪辛琛去健身,因为辛琛自从跟诸葛宛墨摊开来谈了之后,一直陷入了低迷状态,这种为了取悦诸葛宛墨而进行的活动他自然没有心情继续。
    许颖儿结婚的话题一直延续了好久,张雾善作为策划人终于出现在公众面前,对于这个突然横空出世的新面孔,大众都很是好奇,于是关于张雾善的旧闻被翻出来,她再度被推到舆论的中心。
    张雾善只接受了一家港媒的采访,对工作的问题回答得很认真,对私人问题则始终回避不谈。
    【大雁文学最快更新,无广告弹窗】
    “张小姐,听说你给许颖儿策划一分钱都没有要,这是为了什么?你们是否达成了什么协议?”
    “我给她一个婚礼,她给我一次机会,如此简单而已。”张雾善缓缓道,“香港不是云城,我没有根基,也没有门路,之前的挫折也让我明白,想要出头,我的机会并不大,所以这样的机会,我怎么能错过?”
    “张小姐以后要在这个行业发展吗?”记者又问。
    张雾善却摇头:“不一定,我只是在尝试,如果合适,我会考虑。”
    “最后一个问题,”记者整理了一下笔记,试探道:“你刚才说的挫折是指?”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张雾善一顿,说道。
    “有人不认同你的策划?就我们看来,无论是艾伦和辛琪的婚礼,还是这次许颖儿的婚礼,你的策划都很另类,很让人印象深刻,对方为什么会拒绝?可否透漏一下对方的信息?”
    张雾善但笑不语。
    采访发行后,世人对张雾善的认识又多了几分,同时也很好奇她之前所有的挫折是什么,竟然让她愿意放弃许家高额的报酬,俗话说,不怕警察,就怕狗仔,狗仔队发掘出张雾善到港的日期,还有她脚受伤住院的事,顺藤摸瓜,竟然把利家给挖出来了。
    利耀光的婚礼现在还在筹备阶段,这个消息无疑让所有媒体都极为关注这个婚礼,因为大家都想了解,究竟是什么样的策划能让利耀光舍弃张雾善的策划。
    这下子,不仅负责利家婚礼策划的婚庆公司很有压力,连利家人都不得不慎重对待这件事。他们既不能指责张雾善,因为她始终没有提过他们,也不能指责许家采纳张雾善的策划,更不能指责媒体没事找事,所以利耀光将怨气发在了李茹身上,怪她当初就不该找张雾善这尊煞神。
    李茹很委屈,当初她可是获得他许可才联系张雾善的,更何况得罪张雾善的人又不是她。
    无论利家如何低调,媒体们还是不断猜测他们的婚礼,更有甚者还偷到了婚礼的策划报告,直接公布出来,让大众点评,媒体们一向不会嘴下饶人,就算策划再好,这个时候也只能得到奚落或差评。
    利家终于扛不住这种压力,李茹心疼利耀光,便说:“我那里还留着张雾善的那份策划的复印件,要不……就用那份吧,虽然赶了点,请多点人,应该可以如期弄出来。至于张雾善那边,我们给多点钱,她给许颖儿那次没拿到钱,这次她肯定不会拒绝的。”
    利耀光一想,也觉得是个好办法,如果最后媒体评价好,那么就当给张雾善捡了个大便宜,如果评价不好——那刚好给张雾善一次教训,让她明白,媒体可以让人生,也可以让人死,这种福气不是她一个黄毛丫头受得起的。
    利耀光没有先和张雾善协商,而是直接让人改了策划,然后召开新闻发布会,说之前媒体公布的那份是之前的备选方案,真正的婚礼采用的是另外一份策划,最终的策划不会提前公布,会留到婚礼当日真正揭晓。
    李茹的提议很好,但她还是不够了解自己未来的丈夫,利耀光是不会将主动权交给张雾善的,他决定先下手为强,逼张雾善配合,到时候谈判的筹码就不在张雾善手上了,他不怕张雾善会去告他,因为香港毕竟还是他的地头。
    可利耀光低估了张雾善,就在他召开新闻发布会过后没几天,艾伦携带辛琪一共接受了一个采访,说到他们的婚礼时,辛琪“无意”中将张雾善给利耀光的策划说了一遍,因为辛琪是李茹的好朋友,又是她给李茹和张雾善搭桥,可信度很高。随即辛琪还应节目组之邀,将张雾善的那份策划公布出来。
    “我觉得这份策划真的很好,要不是我已经结婚了,我真的很想尝试一下水中火这一段。”辛琪遗憾道。
    艾伦却打趣道:“你不该拿出来的,应该留着给我们儿子以后结婚的时候用。”惹得辛琪一阵脸红。
    策划一公布,立刻引来很多婚庆公司的关注,很多准备结婚的新人纷纷要求用张雾善的那几个创意。
    有媒体还就这件事采访了张雾善,问她为什么愿意将策划与大众分享。
    “这是我根据特定的人做出来的,他们觉得不适合,那这份策划对我来说毫无用处,公不公布对我来说没什么差别,要是因此能让其他新人获得幸福,那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张雾善平静道。
    “那张小姐辛苦这么久,一点也不遗憾吗?”
    张雾善轻轻笑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我最终也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自己想要的了,不是吗?更何况,我也不是什么都没有收获,策划上的那套婚纱,我获得了很好的灵感,已经设计出来了,改天就可以看到成果了。”
    张雾善那副不在乎的态度,跟直接说“这份策划狗屁不是,你们谁看得上就拿去用吧”,没什么差别,如此一来,利耀光筹备到一半的工作不得不再次搁浅。
    江宿看着一脸兴致盎然地看着利家婚礼八卦的张雾善,问:“怎么样,爽快了吧?”
    “我本来是指望着他们过来‘请求’我帮忙的,那我就可以很平静地对他们说,不好意思,本姑娘我脚太疼了,香港近海,海风吹得我脚痛,我不去。”张雾善一顿,微微哼了一声,“不过把人家弄到婚礼延期,还不得不跑到国外完婚,我多少还是过意不去,不过也奇怪,他们竟然没找我麻烦。”
    江宿微微抿嘴,没有把他破坏利家在云城的招标的事告诉张雾善,现在利家恐怕忙着补救损失呢,他们前期投资了不少,这次损失惨重,哪里有时间来找她的麻烦?
    “快十一月了。”江宿说道。
    张雾善看了一下电脑的右下角,点头:“10月26,怎么了?”
    “你生日要怎么过呢?”
    张雾善不怎么在乎,她已经有好几年没有正式过生日了,随意说道:“随便送我一份礼物就好了。”
    “随便送?”江宿从背后抱起她,温热的气息扑到她耳边,“我送礼物从来不随便。”
    “切!”张雾善摸了摸自己的左耳,说,“这不就是你随便送的?”
    江宿低低一笑,然后说:“我一定会送你一份大礼的,你……绝对会喜欢的。”
    “好啊,我拭目以待,到时候我不喜欢,你要怎么办?”张雾善仰起头看着他的下巴。
    “把博艺送给你,怎么样?”江宿说道。
    张雾善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说:“博艺本来就是我的,不是吗?”
    江宿一愣,随即一笑,说:“是,一直都是你的。”
    张雾善觉得有些怪异,但是又说不上哪里怪异,看了他好几眼,弄得他一下子来了兴致,伸手去挠她痒痒,弄得她连连求饶。
    等到张雾善说的那套婚纱亮相后,诸多名媛佳丽纷纷高价抢购,最终被张雾善免费赠送给一位默默无名的卖奶茶店的小妹,只是因为她的故事感动了张雾善,这件事引起了不少争议,有人说张雾善这完全是在做戏,制造话题,可张雾善对这些非议恍若未闻,依然我行我素,然后,她在钟婕的建议下成立了一个工作室,名叫“蛹·蝶”,只有她一个成员。
    自此,张雾善的事业终于开始了,这是她异于常人的地方:她喜欢在承接婚礼策划的时候同时设计婚纱,所以要提前至少三个月跟她联系;她不专门策划婚礼,也接其他活动的策划,比如包装,比如宣传;她也不专门设计婚纱,偶尔还设计礼服或纪念衫;她很挑客人,喜欢的人可以不收钱,不喜欢的人给再多的钱都不愿意;她得罪过很多人,但更多人愿意卖她面子。
    这些都是后话,现在最让张雾善期待的,有两件事,一件是王行舟已经成功地让林月桐习惯了他的存在,张韫楷决定要下猛药,她很期待碰撞的到来,第二件就是江宿要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其实她比较想收到勺子之类的,但是又觉得江宿不可能会送这么简单的东西。
    没多久,第一件事很快就让她失望了,张韫楷下的猛药竟然是让林徵桐出马,可林徵桐是什么人?爱妹第一好哥,只要林月桐喜欢,他什么话也没有,这让张韫楷无比失望,但他没想到这样做竟然引来了不好的后果。
    张佑棠知道了这件事,异常愤怒,直接来找林月桐,在他看来,虽然离婚了,可林月桐还是贴着他的标签,现在竟然有人觊觎他的所有物,这让他怎么忍受得了呢?
    张雾善一听到这件事,眉一挑,说:“也好,看王行舟怎么做。”就算现在不来,以后总要面对,就让她看看王行舟究竟有没有资格当她的爸爸。
    作者有话要说:周末没有一直上班的人伤不起啊……
    这一周会很忙很忙,更期不定,大家见谅~
    ——————————————————————————
    方城和许颖儿的云城婚礼,最终落下了帷幕,张雾善终于可以放松下来。
    江宿看了摄影师发过来的拍摄过程,一时兴起,将睡得正香的张雾善弄醒,说:“什么时候我们也来补办一场婚礼?”
    好眠被扰,张雾善心情自然不会好到哪里,一脚将江宿踢下床,不痛快道:“想都别想了你。”
    江宿趴在床边,抬头看她,问:“为什么不能想?”
    张雾善瞪着他,掀开被子,探出一条腿,压在他的肩膀上,用力踩着,说:“心里不痛快!”
    “怎么不痛快了?”江宿拉下她的脚,握在掌中,往前一推,整个人跟着扑过去,将张雾善压着,“说说看,我哪里让你不痛快了?”
    张雾善看着顶上那张明显又来兴趣的脸,登时恼了起来,张口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你再来,我就要进医院去躺着了!”
    江宿眉头也没有皱一下,反而得意一笑:“你身子骨太弱了,以后跟我去锻炼吧。”
    张雾善古怪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挑眉,问:“你这是为了你以后的福利着想,还是纯粹看不惯我陪辛琛去健身?”
    江宿抿着嘴微笑,什么也没说,低着头吻她。
    最后,张雾善没有陪江宿去锻炼,因为她和他还不能这样明目张胆,她也没有陪辛琛去健身,因为辛琛自从跟诸葛宛墨摊开来谈了之后,一直陷入了低迷状态,这种为了取悦诸葛宛墨而进行的活动他自然没有心情继续。
    许颖儿结婚的话题一直延续了好久,张雾善作为策划人终于出现在公众面前,对于这个突然横空出世的新面孔,大众都很是好奇,于是关于张雾善的旧闻被翻出来,她再度被推到舆论的中心。
    张雾善只接受了一家港媒的采访,对工作的问题回答得很认真,对私人问题则始终回避不谈。
    “张小姐,听说你给许颖儿策划一分钱都没有要,这是为了什么?你们是否达成了什么协议?”
    【大雁文学最快更新,无广告弹窗】
    “我给她一个婚礼,她给我一次机会,如此简单而已。”张雾善缓缓道,“香港不是云城,我没有根基,也没有门路,之前的挫折也让我明白,想要出头,我的机会并不大,所以这样的机会,我怎么能错过?”
    “张小姐以后要在这个行业发展吗?”记者又问。
    张雾善却摇头:“不一定,我只是在尝试,如果合适,我会考虑。”
    “最后一个问题,”记者整理了一下笔记,试探道:“你刚才说的挫折是指?”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张雾善一顿,说道。
    “有人不认同你的策划?就我们看来,无论是艾伦和辛琪的婚礼,还是这次许颖儿的婚礼,你的策划都很另类,很让人印象深刻,对方为什么会拒绝?可否透漏一下对方的信息?”
    张雾善但笑不语。
    采访发行后,世人对张雾善的认识又多了几分,同时也很好奇她之前所有的挫折是什么,竟然让她愿意放弃许家高额的报酬,俗话说,不怕警察,就怕狗仔,狗仔队发掘出张雾善到港的日期,还有她脚受伤住院的事,顺藤摸瓜,竟然把利家给挖出来了。
    利耀光的婚礼现在还在筹备阶段,这个消息无疑让所有媒体都极为关注这个婚礼,因为大家都想了解,究竟是什么样的策划能让利耀光舍弃张雾善的策划。
    这下子,不仅负责利家婚礼策划的婚庆公司很有压力,连利家人都不得不慎重对待这件事。他们既不能指责张雾善,因为她始终没有提过他们,也不能指责许家采纳张雾善的策划,更不能指责媒体没事找事,所以利耀光将怨气发在了李茹身上,怪她当初就不该找张雾善这尊煞神。
    李茹很委屈,当初她可是获得他许可才联系张雾善的,更何况得罪张雾善的人又不是她。
    无论利家如何低调,媒体们还是不断猜测他们的婚礼,更有甚者还偷到了婚礼的策划报告,直接公布出来,让大众点评,媒体们一向不会嘴下饶人,就算策划再好,这个时候也只能得到奚落或差评。
    利家终于扛不住这种压力,李茹心疼利耀光,便说:“我那里还留着张雾善的那份策划的复印件,要不……就用那份吧,虽然赶了点,请多点人,应该可以如期弄出来。至于张雾善那边,我们给多点钱,她给许颖儿那次没拿到钱,这次她肯定不会拒绝的。”
    利耀光一想,也觉得是个好办法,如果最后媒体评价好,那么就当给张雾善捡了个大便宜,如果评价不好——那刚好给张雾善一次教训,让她明白,媒体可以让人生,也可以让人死,这种福气不是她一个黄毛丫头受得起的。
    利耀光没有先和张雾善协商,而是直接让人改了策划,然后召开新闻发布会,说之前媒体公布的那份是之前的备选方案,真正的婚礼采用的是另外一份策划,最终的策划不会提前公布,会留到婚礼当日真正揭晓。
    李茹的提议很好,但她还是不够了解自己未来的丈夫,利耀光是不会将主动权交给张雾善的,他决定先下手为强,逼张雾善配合,到时候谈判的筹码就不在张雾善手上了,他不怕张雾善会去告他,因为香港毕竟还是他的地头。
    可利耀光低估了张雾善,就在他召开新闻发布会过后没几天,艾伦携带辛琪一共接受了一个采访,说到他们的婚礼时,辛琪“无意”中将张雾善给利耀光的策划说了一遍,因为辛琪是李茹的好朋友,又是她给李茹和张雾善搭桥,可信度很高。随即辛琪还应节目组之邀,将张雾善的那份策划公布出来。
    “我觉得这份策划真的很好,要不是我已经结婚了,我真的很想尝试一下水中火这一段。”辛琪遗憾道。
    艾伦却打趣道:“你不该拿出来的,应该留着给我们儿子以后结婚的时候用。”惹得辛琪一阵脸红。
    策划一公布,立刻引来很多婚庆公司的关注,很多准备结婚的新人纷纷要求用张雾善的那几个创意。
    有媒体还就这件事采访了张雾善,问她为什么愿意将策划与大众分享。
    “这是我根据特定的人做出来的,他们觉得不适合,那这份策划对我来说毫无用处,公不公布对我来说没什么差别,要是因此能让其他新人获得幸福,那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张雾善平静道。
    “那张小姐辛苦这么久,一点也不遗憾吗?”
    张雾善轻轻笑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我最终也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自己想要的了,不是吗?更何况,我也不是什么都没有收获,策划上的那套婚纱,我获得了很好的灵感,已经设计出来了,改天就可以看到成果了。”
    张雾善那副不在乎的态度,跟直接说“这份策划狗屁不是,你们谁看得上就拿去用吧”,没什么差别,如此一来,利耀光筹备到一半的工作不得不再次搁浅。
    江宿看着一脸兴致盎然地看着利家婚礼八卦的张雾善,问:“怎么样,爽快了吧?”
    “我本来是指望着他们过来‘请求’我帮忙的,那我就可以很平静地对他们说,不好意思,本姑娘我脚太疼了,香港近海,海风吹得我脚痛,我不去。”张雾善一顿,微微哼了一声,“不过把人家弄到婚礼延期,还不得不跑到国外完婚,我多少还是过意不去,不过也奇怪,他们竟然没找我麻烦。”
    江宿微微抿嘴,没有把他破坏利家在云城的招标的事告诉张雾善,现在利家恐怕忙着补救损失呢,他们前期投资了不少,这次损失惨重,哪里有时间来找她的麻烦?
    “快十一月了。”江宿说道。
    张雾善看了一下电脑的右下角,点头:“10月26,怎么了?”
    “你生日要怎么过呢?”
    张雾善不怎么在乎,她已经有好几年没有正式过生日了,随意说道:“随便送我一份礼物就好了。”
    “随便送?”江宿从背后抱起她,温热的气息扑到她耳边,“我送礼物从来不随便。”
    “切!”张雾善摸了摸自己的左耳,说,“这不就是你随便送的?”
    江宿低低一笑,然后说:“我一定会送你一份大礼的,你……绝对会喜欢的。”
    “好啊,我拭目以待,到时候我不喜欢,你要怎么办?”张雾善仰起头看着他的下巴。
    “把博艺送给你,怎么样?”江宿说道。
    张雾善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说:“博艺本来就是我的,不是吗?”
    江宿一愣,随即一笑,说:“是,一直都是你的。”
    张雾善觉得有些怪异,但是又说不上哪里怪异,看了他好几眼,弄得他一下子来了兴致,伸手去挠她痒痒,弄得她连连求饶。
    等到张雾善说的那套婚纱亮相后,诸多名媛佳丽纷纷高价抢购,最终被张雾善免费赠送给一位默默无名的卖奶茶店的小妹,只是因为她的故事感动了张雾善,这件事引起了不少争议,有人说张雾善这完全是在做戏,制造话题,可张雾善对这些非议恍若未闻,依然我行我素,然后,她在钟婕的建议下成立了一个工作室,名叫“蛹·蝶”,只有她一个成员。
    自此,张雾善的事业终于开始了,这是她异于常人的地方:她喜欢在承接婚礼策划的时候同时设计婚纱,所以要提前至少三个月跟她联系;她不专门策划婚礼,也接其他活动的策划,比如包装,比如宣传;她也不专门设计婚纱,偶尔还设计礼服或纪念衫;她很挑客人,喜欢的人可以不收钱,不喜欢的人给再多的钱都不愿意;她得罪过很多人,但更多人愿意卖她面子。
    这些都是后话,现在最让张雾善期待的,有两件事,一件是王行舟已经成功地让林月桐习惯了他的存在,张韫楷决定要下猛药,她很期待碰撞的到来,第二件就是江宿要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其实她比较想收到勺子之类的,但是又觉得江宿不可能会送这么简单的东西。
    没多久,第一件事很快就让她失望了,张韫楷下的猛药竟然是让林徵桐出马,可林徵桐是什么人?爱妹第一好哥,只要林月桐喜欢,他什么话也没有,这让张韫楷无比失望,但他没想到这样做竟然引来了不好的后果。
    张佑棠知道了这件事,异常愤怒,直接来找林月桐,在他看来,虽然离婚了,可林月桐还是贴着他的标签,现在竟然有人觊觎他的所有物,这让他怎么忍受得了呢?
    【大雁文学最快更新,无广告弹窗】
    张雾善一听到这件事,眉一挑,说:“也好,看王行舟怎么做。”就算现在不来,以后总要面对,就让她看看王行舟究竟有没有资格当她的爸爸。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