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非礼勿听  穿越之祸水红颜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看着倪可一副嘴馋的模样,康熙脸上露出了几丝宠溺来,高举着筷子,指着那刚才端上桌来依然在轻微的吱啦作响,造型似跃起的活鱼般的菜肴说道:“鲤鱼之得名,据《本草纲目》说,因“鳞有十字纹理,故为鲤。**千载提供该小说阅读自古以来,鲤鱼就有“诸鱼之长”、“鲤为鱼王”、“圣子”等美称。早在春秋战国时代,鲤鱼就被当作贵重的馈赠礼品。据《史记孔子世家》记载,孔子得子,鲁昭公送鲤鱼作为贺礼,因此,孔子为其子取名曰孔鲤。在相传为孔子纂集的《诗经》中,已有“岂其食鱼,必河之鲤”的诗句,而古籍中的“河”就是专指黄河的。所以,这鲤鱼又以黄河鲤为最!”
    康熙这一番咬文嚼字的言论,令倪可暗暗咂舌,据史书记载,这位帝王对汉学研究的甚是透彻,此言果然是不虚。心下思忖了几秒,她在脸上流露出毫不掩饰的惊叹和崇拜的表情来,冲康熙道:“皇上知识渊博,就这么一条鱼也能说出这么多的弯弯道道来,可真是令奴婢开了眼界了。”
    康熙似乎对倪可那副表情极为受用,笑得甚是和蔼,筷子伸过去在鱼腹处夹了一筷鱼肉放置到了她的碗里,柔声道:“这里就你我二人,不必守那些嗦的俗礼,你我这般相处大概也就仅这一次,你……你喊我声阿玛……”
    “咳!咳!!咳…………”倪可正好将鱼肉放进嘴里,闻言顿时激烈的咳了起来。阿玛?!噢……不!老康同志,不带你这么吓人的。
    “怎么就呛着了?”宽厚的大手在倪可背上有力的拍着,助她平稳着呼吸,康熙一脸懊恼的蹙起了眉,关切道:“我只记着你爱吃鱼,却忘了你每次自己动手就会被刺给哽到,非要人给你挑干净了刺儿你才吃的。怎么样?哽在哪儿了?来,让我瞧瞧。”
    倪可刚缓过劲来,眼角的咳出的泪花儿还来不及擦。闻言重又被惊得剧烈的咳了起来,这老康,他……他怎么会将她地习性知道的这么清楚。
    难道,这些年京城府里竟然有他的眼线不成?不对,如果是这样的话,他早就该知道她装疯卖傻的事儿了,那年征葛尔丹之时,在宫里见到她就不会那么平静的就放过她。
    那么。是那年自科尔沁草原回来之后的事儿了?可若水院附近向来不许府里的人靠近,有谁能有那么大地能耐观察着她的生活起居却不惊动若水院里地任何人。这年代又没监视器又没多精致的望远镜。
    难道……是他?瞳孔倏的缩了缩,倪可心里隐约起疼来,脑子里乱成了一滩糨糊,被呛出来的泪水蒙住了地眼睛越的朦胧是他吗?会是他吗?也对。也就只有他有那个本事了,不是他还能是谁。不,不会是他的,怎么会是他!要不,他就没必要让三儿今天非要把她骗出德州城。不,不对,康熙不就正好等在了这里么,三儿不就是恰好将她往这边引么?哪儿会有那么巧的事儿。刚好就在这里遇到了这本该在行宫里看顾着生病的儿子的帝王啊。
    不……不会的。那个男人就算处处对她撒着谎,事事欺瞒与她。也绝对不会做任何不利与她的事情,这么多年下来。她一直都被他庇护在他地羽翼之下不是么。是地,不会是他。肯定不会是他!
    倪可稳了稳心神,抬头冲康熙歉然的笑了笑:“真是失礼了,让您见笑。”
    伸手抚上眼前孩子那略微苍白地小脸。康熙满眼地怜惜:“把你吓着了么?你别怕。我没旁地意思。我知道我这些年。竟是一日也没尽过责任。一次也不曾照看过你。也难怪布耶楚克总是百般地阻挠我想见你地念头。我可怜地孩子。好在布耶楚克待你还算尽心……”
    倪可越听越心惊。她虽然对那段往事挺好奇地。布耶楚克那个版本肯定是隐瞒了很多重要地信息。但是她压根没有从康熙嘴里了解过往地。知道太多。在很多时候可并不是一件好事儿。
    “瞧您说地。您是天下数万万百姓地天。日理万机。掌管着天下万事。小小一个安静。怎敢劳您如此惦记。”倪可抬眼望着康熙微微一笑。不着痕迹地试图转移话题。手覆上男人地大手稍稍用力将其给扯了下来。孰不知她那笑中带泪看似坚强地模样。将正絮絮叨叨地诉说着地康熙地心。狠狠地揪上了一把。目光突地迷离起来。穿越到了那遥远地时空。那已然有些淡忘掉地往昔。
    “我知道。我都知道。我不会怪你地。我为什么要怪你呢。”昏暗地灯光下。美丽地女子苍白着脸一直微笑着。璀璨地眸子里泛着盈盈地水光。明明已经脆弱到轻轻一碰就会倒下地地步。却还拼命地支撑着自己坚强地站着:“只是。他们是我地族人。我不可能抛下他们。必须要跟他们同生共死。所以……你地好意我心领了。抱歉……再见……”
    “槿娘。槿娘……”康熙喃喃念着。手颤巍巍地又抚上了倪可地脸颊。
    “他死了。你满意了?我没想到。你竟然会真地如此绝情。玄烨。我真是错看你了……”
    场景突的一转,却还是这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他,刺目得令他不由自主避开了眼去,帝王迷离的双眸里泛出水光来,低哑的声音充斥着痛楚和懊悔:“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只是太过爱你,我只是接受不了你离开我竟然是为了和他在一起,我没想到会伤你如此至深……我……”
    听着康熙越来越露骨的话,倪可急得煞白了脸,被老康当成了吐露心思的对象,这可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儿,得趁他还没说出更糟的事情之前阻止他。深呼吸几下稳稳心神,换上了副担忧的表情,倪可果断的打断了康熙的话:“皇上,皇上!皇上您怎么了?!您怎么了?!”
    听得倪可的呼唤,康熙涣散的眼神微微敛了敛。却依然还是没有醒来,手上的动作越地温柔且带上了几丝暧昧的味道。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越来越贴近的脸,倪可急了,身子往后仰去,**望前挪了挪,伸手在椅背上一使劲儿,整个人顿时失去了重心,连人带椅的往后翻去。
    德州行宫内。一地萧瑟的偏僻小院子里,一贯风度翩翩的布耶楚克失了常态。焦躁的走来走去,不停地转着圈儿。半晌,住了脚,冲一直低眉顺眼的立在一旁地阿修沉声道:“你可是瞧清楚了?”
    阿修依然低眉顺眼的立在那里。眼皮子都没抬一下,简洁低促的回了一声:“是!”
    狠狠一拳打在身畔的树干上,顿时将那褐色地树皮给染上了异样的颜色。仿若没瞧见拳头上的伤口,布耶楚克满眼阴霾的朝西北方向望去,低声起誓:“不论你究竟想做什么,已经被你毁了一个槿娘,我绝对不会再让你毁掉静儿。哪怕是赌上我的全部,也在所不惜!”
    德州行宫正殿的南厢房内。门窗皆关得紧紧的。帐幔层层叠叠的低垂着,隐约传出几声咳喘声。浓浓地药草味儿弥漫着整个空间。昏黄地灯光自精致的宫灯里透出来,将那立在床榻前地人的影子拉得长长地。
    “太子殿下。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皇上已经下令。后日起驾先行回京,留老臣在德州,侍奉殿下痊愈为止。”
    “咳!咳咳!真地吗?!咳……实在太好了,孤王已经受够了这样的日子,咳……咳!都是那该死的布耶楚克,这回看孤……看……咳……不整死……死他……咳……”
    自白渡镇到德州城的路上,两辆极为朴素的马车一前一后,慢悠悠的行驶着。数位壮硕的大汉,骑着马儿不紧不慢的遥遥跟在后头。
    德州城隐隐约约的出现在了视线里,赶车的李德全回身在车厢门框上有节奏的敲了敲,轻声道:“主子,德州城就快到了,您看……”
    车厢内寂静一片,李德全耐心的等了半晌,重又敲了敲车厢门框,轻声道:“主子,德州城就快到了,您看……”
    “知道了!把车靠边上停下罢!”车厢内终于传出了男人低沉沙哑的声音,李德全终是松了口气,照着吩咐将车子往边上停靠下来。
    康熙背靠着车厢,怀里半搂着倪可,手轻抚上额头上缠着的那厚厚的白纱,在那隐约露出血渍的地方来回摩挲着,眼里是满满的懊悔之意。
    她一定是被吓坏了吧,他竟是差点儿就将她当成了槿娘。这孩子从小被养在深闺,被布耶楚克小心呵护着,护在羽翼之下,几乎是与世隔绝着,今儿肯定是被吓坏了吧。费尽了心思才觅得这机会与她独处,竟然落得个如此狼狈的收场。
    “你放心,你既然喜欢过这样的日子,我定会如你的意愿。”最后瞧了眼怀里依然昏迷不醒的孩子,康熙小心的将人放下,盖好被子,掀开车帘子,头也不回的下了马车。
    今天突然现,竟然又多了打赏和粉票,真是……好羞愧的说!咳……因为这章蛮重要的,反复的推敲了两天,终于是码出来了,那啥……咳……偶就啥也不说了,捂脸爬走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