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弄巧成拙  穿越之祸水红颜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终于……走了么?
    缓缓睁开眼,目光落在轻微晃动着的车帘,倪可长长的吁了口气。(免费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lvexs.com
    抬手按了按额头的伤处,一时没把握好力度过猛了些,顿时呲牙咧嘴的连连倒吸了几口冷气。倪可苦笑连连,那一跌,也不知该说她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了,本来不过是意图打断康熙忆苦思甜的,没想到连人带椅的摔落在地后,竟然又滚出去狠狠的撞破了头,当瞧到自己那满手的血,瞧见康熙那心急如焚的表情之时,她当机立断的开始装晕。
    收回了视线,倪可怔怔的望着昏暗的光线下模糊的车厢顶棚。在那种情况之下,以这样的结局来收场,应该……算是最完美的了。就那几句没来得及阻止的话,听了,应该……不碍的罢!听他的话说来,貌似以后不会再单独找她了,也就是说,他将那些事儿放下了?
    这倒是让她将这些年的心事去了好大一桩。
    啊呀……等等……她怎么可以白白放过这么大好的机会啊!
    倪可倏的坐了起来,身子却一阵发软,重又跌了回去,这一跌不仅仅扯到了身的伤处,更是令额头的伤口一阵阵针刺一样的不停发起疼来。
    沉闷的哼声令刚跳下车辕.的李德全顿住了脚,稍稍犹豫了下,李德全抬头望向已然立在另一辆车前的康熙,见他正冲赶来的侍卫低声吩咐着什么话儿,李德全烦恼的紧锁起了眉头。
    自从那回打科尔沁回来之后,康.熙的异常表现可全都一五一十的被李德全看在眼里。能让皇帝被其刺杀还哭了的刺客瑾娘,一直来都令人摸不着深浅、深受着帝王过份宠信的布耶楚克,经常找各类莫名其妙的借口往布耶楚克府送些莫名其妙的东西的帝王,所有的一切最后都连到了眼前这车厢里头那小小年纪就开始装疯卖傻的布耶楚克之女身。
    以往许多没想明白的事儿,有.了今儿这一遭,李德全一下便理顺了大半。只不过是为了单独见这小格格一面,堂堂一国之君竟然跟个臣子暗地里斗了许久,使尽了各种手段,难道……
    啊呸!李德全暗暗的啐了自己一口,想得太明白做.什么,人活在宫里,本来就不需要想得太明白的。阻止自己再往下想下去,李德全迈开步子,无视了车厢里的声音,朝康熙那边行去。
    见李德全走了过来,康熙抬了抬手让身边的侍卫.退下,冲李德全微微颔首,示意他将马车内的人处理好。李德全躬了躬身领旨,前自车厢内将被塞在里头的三儿和淡菊给扯了下来。
    “瞧你们也是明白人儿,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无.需我教你们了。”李德全推了二人一把,手指着倪可所乘的马车尖声尖气的道:“你家小主子就在前头车,好生照料着速速回府里头去,甭再想什么歪点子窜唆主子在外头瞎晃悠,若有个闪失,仔细你们的皮!”
    三儿与淡菊二.人对视一眼,冲李德全行了一礼,眼角余光一丝儿也不斜,默不吭声的低头转身朝他手指着的马车行去。
    “不愧是布耶楚克手底儿下调教出来的人。”望着两人的背影,康熙眼里露出几丝赞许:“年纪不大,行事却都难得的稳重得很,有这么两个奴才在她身边帮衬着,也难怪他敢在这时候把她弄到外头来。”
    李德全没再往那边瞧一眼,躬身道:“主子,外头风大,您还是先车。”
    康熙又瞅了眼前头的车子,转过身来,低低的叹了口气。李德全弯腰掀开车帘子,康熙一脚才踏马车,前头一声惊呼,令其硬生生的收住了脚步,倏的扭过头去。
    “格格,格格,您怎么了?格格,您别吓奴婢……”
    女子尖细的高喊声在这空旷的原野之显得格外的刺耳,看着前头马车那不断摇晃着的车厢,康熙脸色白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方才明明仔细查看过的,并无大碍,怎么那奴才喊得如此凄惨。
    铁青着脸,康熙只犹豫了两三秒,收回了刚踏车辕的脚,三步并作两步的赶了过去,将堵在车厢门口的三儿和淡菊一把扯了出来丢在地,焦虑万分的冲进了车厢里头。
    “我没事儿,我真没事儿,就蹭破了点儿皮,又没毁容,你喊什么啊!你别再晃我了,再晃可就真有事儿了啊!”倪可闭着眼睛缓解着脑袋发晕的不适,手捂着额伤处,开始起悔恨自己出的臭点子。她本不过是想让淡菊惊呼一下,将康熙引回来就好,没成想这小妮子一见着她的伤,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呢,就惊惶得抱着她直摇晃,差点没将她给摇散了架了。
    “你别怕,朕不会让你脸留下疤痕的。”
    略带冰凉的大手抚脸颊,整个人落入那个令人无法忽视的极具压迫感的怀抱。虽然早已有所准备,可还是唬了倪可一跳。
    这人怎么这么不声不响的就过来了?倪可强自定了定心神,勉力睁开眼睛,忍住脑子里那一阵阵发晕的不适,冲康熙有气无力的扯出个笑容:“怎么是您。”
    “怎么,不愿意见到朕么?”见倪可并没出什么意外,康熙脸的表情正舒缓开来,闻言立时又不悦的板了起来:“不是朕,你以为是谁?布耶楚克么?”
    倪可被康熙的话给噎了下,一口气差点儿没缓来。这算什么?她怎么觉得这么诡异,她可以认为这男人是在吃醋么?心里腹诽归腹诽,现在可不是可以浪费时间的时候,她还指着这帝王替她办事儿呢。
    “不是,不是!”倪可急急的分辨了两句,低下了头去,喏喏的道:“方才我醒来,发现自己一个人在车厢里头,然后又瞧见了三儿和淡菊,又瞧见了外头的景色,所以……我以为……”倪可的声音越发的小了下去:“我以为,您早就走了呢。”
    听着眼前少女微带着些委屈的声音,康熙脸色缓了缓,唇边**丝笑意来,轻声道:“你醒的正是时候,若再晚片刻,朕可就走了。”
    倪可继续低着头,眼角余光颇为不安且带着几分担忧的往康熙身飘,喏喏的道:“对不起啊,我一时没坐稳,不小心摔了个跟斗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没连累到您也伤着哪儿了?”
    康熙怔了怔,她这是,在关心他么?一直以来,不论他想什么法子讨好她,她却总是躲得远远的不愿意与他亲近分毫,她终于知道他的好了么?心底一暖,脸快活的笑容遮也遮不住的浮现出来,手顺势伸过去揉了揉倪可头顶的发,康熙柔声道:“你这孩子,怎么就惦记着别人,你只要把你自己给看顾好了就是了。”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倪可随口答道,心里不住的在思量着到底该怎么开口才好。
    “好了,朕是时候该走了,你好生回府歇着。”康熙有些恋恋不舍的用力抱了下怀里的孩子,下次,怕就再也没这样的机会了罢:“你的伤不必担心,朕一回去即刻让人给你送药过去,保证不会留下一丝疤痕。”
    说着,康熙放开了手,就要退出车厢。倪可心下大为焦急,她的话都还没开始说呢,这家伙怎么就这么干脆利落的要走了啊。心下一急,手一伸,倪可扯住了康熙的衣服下摆。
    “怎么?”康熙回头望着倪可,见着她脸流露出来的几丝强抑住的焦虑,心下突然了悟,抑住心头狂喜,温柔的笑着:“只要你不再躲着朕,你想见朕,那还不容易么,嗯?”
    啥?!倪可愣了愣,这家伙不是又误解了什么了?想见他?哦!不!她哪里表现出来她想跟他再见了,她巴不得永远不再见才好,他刚才不也说了么,他们不会再有什么机会见面了,做皇帝的怎么也可以说话不算话啊!
    算了,不管了,先把目的达成再说,反正就快离开这个该死的国家了,到时候他的手伸得再长也再管不着她。
    “嗯……那个……嗯……这个……不是……我……”倪可嘴里吞吞吐吐的,面露出一副似乎在犹豫着不知该说不该说的模样来。
    “有什么话儿就说,朕定应你就是了。”康熙心里头涌无限怜惜,这孩子从来没问他要过什么东西,这头一回开口,不论她要什么,他都会应她的。
    “真的?”倪可闻言,倏的抬起头来,瘪着小嘴可怜兮兮的瞧着康熙:“您能让我阿玛回家陪我不?自从您来了德州,阿玛就没回过府了,府里那么大,每天每天的就只有我一个人呆着……”倪可眼里的神采黯了下来,耷拉下了脑袋,语气也带了几分哀怨:“自打到了德州,就没见他有过空闲的时候,整日里在外头也不知道他在忙些什么,整日里的留我一个人在府里,连个说说话儿的人都没有。”
    康熙脸的笑容僵硬在了那里,逐渐消失,脸色变得平静无波,看她将话说完,抬起头满脸希翼的瞧着自己,背在身后的手握紧了又松开,最后终是抬手温柔的在倪可头顶揉了揉,道:“行,过两天朕就让布耶楚克回去陪你。”
    “真的吗?谢谢,真是太谢谢您了!”倪可仰起脸,感激的望着康熙。心里雀跃不已,这下可算好了,那老狐狸可以不掺和太子跟索额图的事情了,只要避过这阵风头,接下来,太子跟索额图爱怎么闹就怎么闹。
    不过……倪可隐隐的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虽然达成了她的目的,可是,她怎么觉着心里就这么不安呢。
    “不要对朕说谢,嗯?”
    低低的乌云,不知何时遮住了太阳,令气温骤降,刺骨的北风开始肆虐,吹得那一地萧瑟的荒草簌簌作响颤栗不已。天,似乎,要开始下雨了!
    立在寒风之中,康熙抬头目送着着前方那已经远去的马车,李德全低头躬身立在一旁,偷眼瞅着那一脸铁青的帝王,心中长叹了一声。
    那什么,咳!让大家等了这么久,真的非常抱歉,非常抱歉,非常的抱歉。
    那啥,咳!前面公众章节若水已经修完了,有空闲的亲可以返回去看看,唔,新增了十几万的新内容呢
    接下来已经开始修vi章节的了,这后面的内容,俺也在构思中,额……捂脸,俺会努力的,一定努力……
    虽然断更了这么久,但是若水一直在努力的修文,嗯,握拳,真的有在努力的。在此,感谢那些给若水提了许多意见的亲们,虽然能力有限,但是若水已经很努力的修改了若水能看出来的缺陷
    要拍砖滴亲,请稍稍小力一点点,表把若水拍得陷入地底太深了,等下会爬不出来滴……
    抱头遁走!lvexs.com lvexs小游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