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二)  综一念一穿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林零穿越到平安京是在炎热的夏季,为了应付七月份的日语能力考试,她在室友纷纷包袱款款离开后,独自一人待在只有风扇的寝室里。(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xiAZaiLoU.CoM)(更新最快。
    “晴明大人啊,那云一般的男子……”爱不释手地抚摸着《阴阳师》的封面,林零眼神里流露出渴望的目光。
    然而,当她刚刚翻开‘阴阳师之太极卷’时,忽然之间脑袋一片空白,等她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身处另一个世界。
    她醒来后张牙舞爪大惊小怪的叫声,险些把名为橘实之的便宜老爹吓死。好在,她的父亲一直供职于宫中,以为是对女儿缺乏管束所致,便没有再多加追问,只是嘱咐下人好生照顾公主。
    那之后,眼看着露子成长为亭亭玉立的少女,便宜老爹开始忙不迭差人教给她种种礼仪和写作,本想这样的话她就能够出入宫中了,但似乎这位姑娘完全没有这个意思。
    “宫里?那么无趣的地方,我才不去呢。”
    正是由于这句话,耳闻“虫子姬”大名已久的安倍晴明,才会在虫子姬找上门来要求拜师的时候,微微一笑没有拒绝这‘大逆不道’的请求。
    露子无疑是个脑袋瓜绝顶聪明的女子,贵族千金必备的花瓶技巧无一不通,除此之外她还十分热衷阴阳术,并且对唐国的汉诗和乐律十分擅长,尤其是书读得比别人多,《白氏文集》、《万叶集》等,全部都烂熟于心。
    当她被播磨国的法师芦屋道满算计,顺水推舟收服了那只名为‘黑丸’的蝴蝶为式神后,晴明大人手执桧扇满脸笑意地如此说道,“露子,你根本不像是十四岁的少女。不过,作为我的徒弟却刚刚好。”
    自从背着父亲拜了晴明为师,露子便时常化为翩翩美少年,穿着便服桧扇上街游荡。
    有时去大江山跟红发妖孽酒吞童子喝喝酒聊聊天,要么是路过某家长满夕颜花的庭院,学学后世的光源氏留下一首脍炙人口的和歌,然后留给怀春少女一个风度翩翩的背影,潇洒离去。
    怀揣着二十一世纪名牌大学生的火热一颗心,露子几乎做了这个年代贵族千金能做的不能做的所有事,只除了……与平安京的翩翩佳公子行那风雅之事。()
    ☆★☆★☆★☆★☆★☆★☆★☆★☆★☆★☆★☆★☆★☆★☆★☆★☆★
    “露子啊,你已经行了结裳之礼,是大姑娘了。以后要注意男女之防,千万不能让男子随便进到你的房间去,知道了吗?”
    “咦,父亲大人你是说,男人不可以随便进女儿的房间,但女儿可以随便到男人房间去吗?”
    “露子,你说的这是什么歪理啊。男人不可以随便进你的房间,你,当然也不能进入男子的房间!从明天起,你就老实呆在家中,面壁思过!”
    愤怒的老爹一怒之下,禁止露子再随意出门。原以为她不会安分很久,却不想身为新一代御宅族美少女的露子,禁足就禁足,有什么大不了的?
    于是每天安安分分的待在家里,老老实实的做些大家闺秀应该做的事,然后,直到十八岁都再也没踏出房门一步。
    并不知道露子会使用阴阳术,只当女儿缠着拜安倍晴明为师,正如她所说是为了强身健体,完全被女儿欺骗了的可怜老爹,并不知道女儿的生活有多滋润。
    令式神变幻成自己的模样,露子大大方方走出宅邸,仍旧继续从前一样的生活。日子一久,眼见着曾经亭亭玉立的少女,马上就要成为无人问津的剩女,便宜老爹橘实之终于着急了。
    “女儿啊,你的眉毛和牙齿该弄弄了?虽然不是送你进宫,但你也得学学别人,做个样子?否则你可是无人问津啦。即使有如意郎君,遇上你那副模样,本来有希望的事都成不了呢……”父亲大人急得团团转,皇帝不急急死太监,那副忧心忡忡的模样,令露子忍俊不禁。
    “让我用铁水染黑牙齿,还不如叫我去SHI呢——”露子姑娘嘟哝着,一笑置之,“父亲大人,您不用担心啦~女儿还小,不用着急的!”
    对于父亲大人的抱怨,露子完全不以为意。她现在不过才十八岁,离法定结婚年龄还早着呢!急什么,她不急,一点儿也不急。
    然后,过了两年,已经二十岁的露子,仍旧每日无忧无虑的,完全不考虑终身大事的问题。于是,多次逼着女儿出门相亲未果的父亲大人,再次焦头烂额了。
    “露子呀,父亲的话,你多少总要听进去,就当父亲求你了。你才识过人,只要稍加修饰,肯定会有好男子赏识。你现在已经二十岁,再不出嫁的话……”考虑到女儿家的自尊心,后面的话橘实之没有说完。
    大家闺秀要做的事,女儿几乎都不加以理会。她所做的每天除了这些事,就是读书、写字、埋头乐器——如此而已。对此,橘实之没少发牢骚,可惜全然没有结果。
    “父亲大人,很感激您为女儿操心,但我就是我,如果没有人认可原本的我,说‘你这个样子就很好’的话,那我宁愿这事不成。”如今名为露子的林零闻言,翻阅着日文原版的《万叶集》,微微启唇一笑,混不在意地回道,“大不了,跟晴明老师研究一辈子的妖魔鬼怪好了!”
    终于无计可施的橘实之,只好登门造访女儿的挂名师父——安倍晴明,请求这位平安京大名鼎鼎的白狐公子,可以给向来师父说一不二的女儿露子开导开导。
    博雅一直暗恋暗恋然后失恋,那苦逼的模样令晴明心生不忍。眼看晴明自己的长子已经满周岁,有“雅乐之神”之称的博雅却仍是单身,每回失恋之后都会跑来跟他抱怨,想要过过夫妻二人甜蜜世界的晴明,每每额头抽搐跳动着隐约可见的青筋,可是却又拿天然呆的博雅无可奈何。
    这日,见便宜徒弟的父亲忽然上门来找他谈话,张口便是一句“晴明大人,您快帮帮我,我(女儿)的终身幸福就全看你的了!”,那副潸然泪下老泪纵横的可怜模样,真是令人心生怜悯。
    如泣如诉地说出露子不着急嫁人的事,橘实之在费劲唇舌之后表示,“晴明大人,既然露子除了你的话谁也不听,那么……你是不是应该有所表示?”
    看着那连连眨巴明示着“不如你就把露子娶了,我不嫌弃你的官位没我高。要不然,你就得免费赔给我一个女婿,我这乖巧伶俐的女儿都被你带坏了”的眼光,向来风轻云淡的晴明也不禁有些嘴角抽搐,就算他和妻子都不介意收留露子当侧室,那也先要他这个任性徒弟首肯才行啊。怕只怕,就算只是表面上的婚娶之事,她这徒弟也不会心甘情愿。
    晴明跟露子相识已久,如果真要擦出什么火花,那早就该生米煮成粥了。但实际上在露子的眼中,老师是可远观不可亵玩的。而且据说老师的第一个老婆难产而死,说什么她也不能当早死的可怜女人。
    这样一来二去的,两人只能是很纯洁的师徒之情。更何况……晴明在心中叹息一声,连大江山之主的求婚都敢当面拒绝,他要是真的出面迎娶露子为侧室的话,看来他们师徒的缘分也要到此为止了。
    最终,考虑到方方面面的晴明,只能轻摇桧扇出言拒绝,笑容温和而疏离地道,“在下……已有妻室。贱内虽然不才,却是在下心头所爱。况且,露子这般异于常人的女子,不是一般人可以消受得起的。大人不如另择佳婿,在下倒可为你推荐一二。”
    考虑着橘老爹脆弱的神经和心肝儿,心底还算不错的晴明总算没有说出大江山的主人,百鬼夜行之主的酒吞童子正在追求露子的事。
    就算橘老爹再怎么着急把女儿推销出去,找一个翻云覆雨实力强大的妖怪之主当女婿什么的……他想橘老爹的心脏还没有坚强到那种地步。
    “那……晴明大人你肯定认识些‘不凡’的人,其中有没有比较‘特别’的青年才俊吗?其实……不是青年才俊,也……也没有太大干系。”橘老爹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颗心全系在独生女的婚姻大事上。从最开始的挑萝卜挑白菜,没有一个满意的女婿,到现在已经没人可以挑,却仍担心女儿会受委屈。
    “……不凡的?特别的?”努力挥开脑海中酒吞童子的妖孽样子,此时才恍然记起还有一个不停失恋的博雅,晴明眼神一亮合计之下安排了这次见面会。其背后……其实是红果果的相亲仪式的真相。
    “在下……忽然记起还有一友人……不但精通音律,品性也是相当憨厚淳朴的。如果大人觉得不错,那就……BALABALA……”
    于是,可怜的博雅,就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自己的好友给卖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