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骑士(二)  综一念一穿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你,为什么不怕我?明明马上要被我吸血,要死在我手上,你……为什么不害怕我?”
    突如其来意料之外的变故,令林零骤然瞪大了眼睛。(我们的网址wWW.xiAZaiLou.coM)(。可是当他对上绯樱闲的眼睛,却忽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那双凝视着他的紫色眼眸,带着些凄凉和迷惘的情绪,或许她连自己都没有发现,其中夹杂着的痛苦和哀婉。这样一个令人心疼的女人。他又怎么会害怕呢。
    “你一个人,很孤独。”他修长的手指拨开贴在她脸颊上的发丝,看着她因惊讶而微微睁大的美丽双眸,温柔地轻抚着她的面颊轻轻开口说道,“有没有想过,找个人做伴呢?”
    他无法想象,如果独自一人千年,又没有谁陪伴着,那种寂寞和孤独,会不会把人逼疯。他难以想象,眼前这个叫闲的女人,一直过着这样的生活,这么久……这么久……
    听到这句轻柔温和的低喃,绯樱闲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从来没有人关心她孤不孤独,或许在元老院的那些人看来,她冷漠而又孤傲的气质,正符合高高在上的纯血之君,留给众人的印象!
    可是如今,这个即将成为食物的男人,却满目温柔地问她,你孤不孤独?
    “我,有个叫玖兰李土的未婚夫。可是他……不会陪在我身边的。”因为那个男人,爱着他永远也无法得到的女人。而她,却是那个男人的未婚妻。
    用清冷沙哑的嗓音缓缓叙述起纯血家族的关系纠葛,林零就这样一直维持着被绯樱闲压住的状态,目光温和包容带着鼓励的情绪凝视着她。
    在外表萝莉内心女王富有绅士风度的林零看来,每一个女孩子都应该被人放在手心里好好呵护。尤其像是闲这样美丽高贵又端庄优雅的女性,居然会有一个那么渣并且垃圾的男人当未婚夫,他真是替她感到深深的可惜和不值。
    闲的家族替她安排了这桩婚事,并且默许元老院禁锢了她。那个男人明明知道这一切,却没有加以阻挠。因为,他爱着他一母同胞的妹妹,可是他深爱着的妹妹树里,却嫁给了他的亲弟弟玖兰悠。
    这是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啊喂……第一次听说为了保持血统的纯正,居然允许亲兄妹进行通婚,这种绝对需要遭到唾弃的习俗,让林零心中关于吸血鬼的幻想,霎时间化为泡沫幻灭。
    “闲,那个男人,他配不上你。你,值得更好的!”目光坚定而温柔地握住闲的手,完全把她当成新结识的姐妹看待的林零,没有注意到闲眼底划过的异样光芒。
    “那么你觉得,我应该跟什么样的男人在一起?”其实绯樱闲心里觉得这个男人大脑有些问题,被当做食物进献给纯血之君享用,他非但神情惬意如同在自己家,此时居然还异想天开地跟她说,玖兰家的纯血之君不适合他。
    他的意思难道是说,他……才是适合她的吗?想到这里,闲心底忽然浮现出一丝异样。()
    “零,”她有些不自在地松开了林零,转过身去摸着微微发烫的脸颊,清冽的嗓音带着一丝沙哑,“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零……”
    从来没有发现,一个人的名字,居然可以这么好听。零……吗?
    “额……这可真是个复杂的问题啊。”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一心觉得那个渣男配不上闲,却还没有想得这么深的林零,只好万分无奈地看着她道,“至少,要找到一个能陪你‘同甘苦,共患难’的人,不然,身份再怎么高贵那也不是你的良人。”
    “闲,女人的婚姻大事关系到一生的幸福,而且你说过吸血鬼的生命很漫长的。在如此漫长的生命中,找不到一个人陪伴你,那么,人生不是太无趣了吗?”
    完全拿自己几世的经历来谈,笑容愈来愈温柔的林零,没有看到闲渐变迷惘的目光。
    “哪里……会有那么好的男人,更何况,我只不过是个阶下囚……罢了。”
    此言一出,绯樱闲跟林零都陷入诡异的沉默之中。
    兴致高涨谈得太过忘我,以至于忘了现在置身何处……哎,他原以为只对正太和萝莉有感的,没想到如此美丽而又孤独的女人,比泪美人林黛玉还令人疼惜……果然,他其实是个美型控吗?
    深深感觉到自己重新刷新了下限,林零看着纤弱而又美丽的吸血鬼,忽然扬起一个灿若朝阳的微笑:
    “闲,不如,我们一起逃走!”
    既然闲也被元老院操控着,那还不如跟他离开算了!他相信,只要等麻醉的药效过去,就算如今身为普通的人类,他也可以混出一番天地!
    “我们去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然后想办法找出能代替血液的东西!”
    其实非要吸血的话也没关系,大不了开家医院好了。只是……再怎么说他也是人类,看着吸血鬼残害自己的同胞,心里多少总有一些疙瘩。
    他的医术经过几番穿越的淬炼,已经算得上是非常顶尖了。如果再加上空间耳环里的高级魔药,他相信一定能研制出血液的替代品!那样的话,他们一定能生活得更幸福。到时候,再给闲找一个配得上她的人,那他就心满意足大功告成了!
    灼热的视线凝视着绯樱闲,这宛如火焰一般的眼光,令她不安地揪起衣袖,“零……你这么想离开这里吗?”
    说什么要陪伴着她,原来只是骗人的吗?还说出这么甜蜜的谎言……然而,即便是这样,她却……不由自主地掉进这个温柔的陷阱里。
    吸血鬼,原来真的是如此可悲的生物。纯血种所执着的对方的未来,似乎就只有毁灭而已。
    “闲?闲?你怎么了?不会是高兴得说不出话来了?”因为确信绯樱闲对元老院没有好感,所以林零才会这么大胆的鼓吹她,此时虽然察觉到她的情绪有些异样,他却只当是下定决心要离开的正常反应。
    “闲,你完全不必担心。等我恢复体力,就可以保护你了!就算打不过他们,逃跑应该还是没问题的!”微微一笑,耍宝似的用力握了握拳头,林零温和微笑着安抚闲不安的情绪。
    如果林零发现闲的不安,完全是他一手造成的,大概会恨不得切腹谢罪。
    只可惜,正兴致勃勃描绘未来蓝图的他,完全没有发觉闲变红的眼睛。
    “零……你就这么想离开我吗?我是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用力抓住了林零的肩膀,绯樱闲伸出长长的獠牙,尖牙刺破肌肤的刹那间,她感觉到林零的情绪,不由得流露出一丝悲哀。
    “……零?”并没有吸食很多的血液,绯樱闲便放开了林零。她眼神复杂地看着他,隐隐含着一丝愧疚低声道,“对不起。”
    她真的没想到,他是真心实意想带她离开这里的。如果不是感觉到他血液里所包含的感情,她……
    血液里所包含的感情是不会骗人的,是她一手摧毁了即将到手的幸福。
    “哈……哈哈,没关系,没关系,不怎么疼的,一点儿都不疼。”疼得直呲牙咧嘴的林零,连忙用手摁住血洞,朝满脸愧疚神情的闲,故作潇洒地摆了摆手,“吃饱了,也喝足了,那么闲,我们该走了!趁天亮之前,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
    虽然还有很多事情没告诉林零,比如说被吸血鬼咬过就会变成吸血鬼,而且最终将堕落成为没有理智只余下掠夺的本能的LEVEL-E。可是,看着男人满面笑容朝她伸出的手,绯樱闲却忽然之间什么也不想说了。
    就让她自欺欺人一次也好,或许……奇迹真的可以出现呢?就像,这个宛如奇迹一样的男人,大咧咧出现在她的生命中。
    “好,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她用力地把手轻轻放进他的掌心,眼波流转带出莫名的情愫。
    ☆★☆★☆★☆★☆★☆★☆★☆★☆★☆★☆★☆★☆★☆★☆★☆★☆★
    “卧槽!这世界上居然还有吸血鬼猎人这种东西?太坑爹了!”
    穿成病弱型萝莉就把自己当成重病号看待,如今穿成男人就开始爆粗口的林零,其实是被连续多日追杀他们的夫妇,给惹毛了才会这么口不择言的。
    好,其实……他不过是发泄一下心中的怨念。
    气喘吁吁甩掉了难缠的跟屁虫,好不容易回到跟闲居住的地方,林零敲了敲门,整理好有些凌乱的衣服,扬唇一笑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
    “闲,我回来了。”
    扑面而来一阵清新的男子气息,绯樱闲的脸腾地染上了红云,侧过身子让他走进屋,“……嗯。”
    听着那微弱蚊蝇的回应,早已习以为常的林零不以为意地笑笑,伸手把外套脱下挂在衣架上,弯下腰准备给自己倒一杯茶,忽然之间无意地抬起头来,望见面带红晕羞涩腼腆的闲,心底浮现出一个荒谬的想法。
    这些日子,闲变得越来越有女人味了,他原以为是逃出来的缘故,难道不是这么简单的原因,或许、大概、有可能……
    “闲,你该不会是喜欢上什么人了?”
    脱口而出这句唐突的问话,看着闲脸上的红晕慢慢加深,林零内心的猜测成为现实。
    他立刻把喝茶的事丢开,喜滋滋地挤到闲的身边,满脸八卦和好奇地盯着她,试图从她口中问出些什么。
    “是这个小镇上的人吗?人类?今年多大?品行好不好?从事什么工作的?……”
    这一连串不间断的问话,让闲的脸色由红变白,后来甚至满满转青。
    “零你这个大笨蛋——!!”她带着一丝埋怨和失望,狠狠地瞪了林零一眼,伸手接过他带回来的血袋,头也不回地走进房间,然后只听重重的一声闷响,那抹雪白的美丽身影消失在视线中。
    一个苦涩的微笑缓缓爬上林零的嘴角,勾勒出一个奇异的弧线。
    闲的心意表现得那么明显,他怎么可能迟钝到毫无察觉。只是……
    林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着完全品不出味道的茶水,努力跟脑海中的冲动作斗争。
    先不说他的心理是女人,就算他能够克服心理上的障碍,也无法接受闲作为伴侣。
    跟闲一起逃出来的那天,闲就告诉了他,被纯血种吸过血的人类会变成吸血鬼,而在一段时间后会堕落成LEVEL-E。他当时只觉得心里咯噔一跳,却假装不在意地告诉闲,他其实是顶级的药剂师,肯定能想出办法克制这种异变的。
    听到他信誓旦旦的回答,本想把自己的血给他的闲,才半信半疑地应了下来,没有第一时间将他转变。
    他可以接受曾身为妖怪,却无法接受自己变成以鲜血为食的怪物。闲生下来就是吸血鬼,而且是金子塔顶端的纯血种,自然无法理解他这种纠结的心理。
    成为妖怪的那一世,他过的也是人类的生活。可以说,除了活得比人类长久些,基本上跟人类没有差别。可是……要成为拥有漫长生命的吸血鬼,然后以同类的鲜血为食,那……已经是挑战身为人类的底线的事了。
    正是因为无法接受这一点,他才会‘婉拒’闲去捕食的提议,而是改为每次从临镇的医院,不辞辛苦千里迢迢地偷血袋,回来给闲放心地食用。唯一值得欣慰的是,闲从没抱怨过血液‘不新鲜’,这让林零对闲的温柔体贴,再次有了深刻的认识。
    然而,即便有储存在耳环里的魔药克制本能,长期没有进食跟本能做对的他,已经……快要撑不住了。
    抱歉,闲……你的心意,我只能假装不知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