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穿越之女鬼木兰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钟离春喘了一口气,不容我接话,继续到“这个老得估计在**都动不了了!那个小的太嫩了!老娘再老牛吃嫩草,也不能整个十来岁的啊!你个白痴!”
    哎,钟离春,你再思春,能不能先放开手啊,力气那么大,脖子都要断了。(小说者Www.XiaZaiLou.Com)在江南,我也混得不容易啊,黑成那样,都当我是小偷处理的,连衙门都进去了,哪还有谁来追啊。再说了,我一向没桃花。
    钟离春怒火冲天,压根就看不到我脸色发白,呼吸不继。福临在和李白叙旧,顾不上,姬宫湦和阎王当我和钟离春久别重逢,在激动着。
    我能怎么办,挣又挣不开,只能祈求如果天上真有神灵的话,能不能派个来救我脱离苦海,我已经快不能呼吸了,两眼翻白,估计还不放开就差不多了。
    水深火热中,我看到了天使,一伸手老鹰抓小鸡似的,把钟离春扔去了旁边,把我成功解救出来。
    霍去病满脸高兴的看着我,柔声问:“木兰,痛吗?”
    我心里在开花,看来离别也是好的,以前霍去病可从来没有这样温柔的跟我说过话,我直点头,想想不对,又摇摇头,刚才是痛来着,可是现在我只感觉到快乐。
    霍去病哭笑不得的说:“还是这么迷糊。点头又摇头的,到底痛不痛呢?”
    呵呵,我咧着嘴笑,刚想开口说:“有你在,就不痛。”
    既然又看到了阴魂不散的平阳公主!她一脸冰霜的看着我。我笑容一点一点的破碎,直到完全消失,我都忘了这号鬼了,没想到,还在。哎,真是个祸害。看到她,我一点都高兴不起来,本来想送出去的香袋,还是挂在我身上。
    我怎么看霍去病都怎么觉得怪,不就分离五年么,至于变化这样大?难不成,真的是在没有我的日子里,发现了我的好?如果真知道我对他飞蛾扑火的真情,为什么又从不来寻我?为什么平阳公主还是在他身边?
    想不明白的事,就先放一边,放过自己,放过压抑,真相迟早会水落石出,总会有答案的一天。
    太阳要下山了,孟婆也要收工回家了,我拉上福临准备回府,姬宫湦和阎王跟上,摆摆手,对孟婆说:“明日再聚。”
    董贤也跟着我们回去,我停下脚步:“你不回自己的府上么?”
    董贤满脸无辜的说:“一起生活这样久了,我舍不得和你们分开。而且,在江南时,所有的银两,还有身上的刻章都给偷了,我现在身无分文,天又晚了,你忍心让我露宿街头?”
    我是很忍心啊,和你非亲非故的,凭什么给你白吃白喝啊。
    姬宫湦搭话:“那就和我们一起吧。”我死命的盯着他,敢情花的不是你的银子哪,这样大方,这可是我府上,由不得你借花献佛。
    “费用算我头上好了。”姬宫湦看我脸色不对,马上见风转舵,我才转怒为喜。
    一行鬼浩浩荡荡的回到府,洗涮好后,随意吃了点,就到一更天了,倒床就睡,我这大铁床就是好,可以让我随意滚来滚去,横着睡竖着睡,都行,不会有掉下去的危险,出门在外五年,除了想念霍去病外,最怀念的就是我这张大铁床。
    睡到日上三竿才懒懒的起身,不起不行啊,府里比当初我和福临养鸡时还要吵,叽叽喳喳的,没完没了。小倩和宁采臣两小鬼已经探头探脑的来看过很多次了,只是见我和福临都像死猪一样的摊在**,又轻手轻脚的出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