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章  重生瑞亚之母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seavirusdani的两颗地雷
    本文会狗血,但不会万人迷,所有攻(主角+炮灰)都在配角栏,主次是有讲究的,剧透就这么多。(牢记我们WWw.XiaZailoU.Com)(百度搜索www..)
    这天是周六,王洋不用上学,吃过早饭就咬着笔头盯着他哥的房门发呆。王袁柏这几天也没心思去外面招野花了,大儿子几天几夜没出来,房间里虽有小冰箱,可那份量还不够阿狸一顿吃的,也不知有没有饿瘦……
    陆亚梅心不在焉地洗着衣服,忽听到一声轻微的“咔嚓”声,以为是自己耳花了,但还是下意识地抬头看去。然后惊喜地发现,儿子出来了!
    激动之下带着两手泡沫就冲了过去,一把抱住,心肝肉地上摸摸下揉揉,可还没来得及问话,就被小儿子一把挤开了。顿时不乐意了,竖着眼准备呵斥两声,却见他正小心翼翼地验看大儿子伤势,这才发觉自己方才的大意,也顾不上跟小儿子生气,焦急上前,想知道大儿子情况如何。
    却见小儿子一脸讶色,大儿子笑容微赧。
    王泽僵笑着,忐忑地看着面前的父母弟弟,心中微惧,不知他们对自己的变化会有什么反应。这该死的空间,遇到它之后就没顺过,擦!
    这就是不修边幅的结果了,重生后几乎没照过镜子的王泽不知道,他相貌的变化不是短短几日内完成的,而是重生后就开始了。变化很细微,但每天都不曾停止,太过循序渐进的结果就是,多时不见的熟人乍眼看去,会惊讶:咦,这孩子怎么越长越秀气了?都说女大十八变,这男孩儿的变起来也不比女孩儿逊色。反是朝夕相处的家人,总是不离眼的看着,还没察觉到变化,眼睛就先习惯了,听了那些夸奖,也只当客气,不曾放在心上。
    何况这次进阶,容貌上面的变化只是枝节,力量和气质的转变才是主要。
    “泽啊,你……好了?”抚着儿子光洁没有丝毫痕迹的臂膀,陆亚梅欣喜期盼地问道,深藏眼底的担忧让王泽不忍心说不,也所幸,他不用说不。()
    “嗯,好了。”虽然疑惑老妈为什么没对自己的诡异变化发表意见,但还是狠狠地给爸妈老弟一人一个拥抱,扬起手臂,笑得阳光,“老妈,老爸,洋洋,我好了,再不用你们为我担心了。”
    “真的好了?”王袁柏小心翼翼地拿手指按了按儿子的手臂,一点痕迹都没有!捏了捏!还是没痕迹!“好了,真的好了!哎哟我的儿子诶,知道你爸有多担心你吗!”
    “阿狸可真了不起!”见哥哥被爸妈团团围住,又亲又抱的,王洋眼一转,也没过去凑热闹,却是抱起同被挤至外围的阿狸夸了起来。
    不等阿狸咿咿呀呀地解释完这事儿是主人自己努力的结果,它不敢居功,就被王袁柏和陆亚梅劈手抢过,一人一句夸了起来。反正除了王泽,没人听得懂它说什么,而狡猾的王洋则趁这空隙,钻到他哥身边,得意地展臂抱住还没从父母热情中缓过劲儿来的哥哥,想着要不要也亲一口的时候,就被王泽厌恶地推开了,鄙视道,少娘们唧唧的,你有见咱爸亲我吗?
    王洋:……
    结果没等王泽得意,就被感谢完阿狸正好听到大儿子话的王袁柏揽过,左右开弓亲了两口,没办法,今儿个他太高兴了。
    被瞬间雷倒的王泽抚着鸡皮疙瘩争先恐后冒出的手臂,颤着身子躲到了陆亚梅身后,泪流满面,老妈,太丢人了太丢人了!我不认识他们不认识他们!
    回过神来的王洋很不给面子地爆笑出声,让王泽更加郁闷。
    被四人一狐的笑闹声吵醒的孟兴晨,推窗看到有事外出的王泽回来了,顿感一如不见如隔三秋,兴奋得睡衣都没换就推门出来了。
    “王叔,陆姨早,嗯?王泽回来了。”装作随意地打着招呼,眼睛却黏在王泽身上动也不动。
    是他的错觉吗,怎么几天不见,阿泽似乎更好看了?
    头发,眉毛,睫毛,眼眸是纯然的黑,肤色是不同于亚洲人微黄的乳白,因为贫血而微青的唇色也被健康的浅粉替代……初看平凡的相貌,没什么特色的五官,静下心,才发现,那眉那眼那鼻那唇都是如此的恰到好处,比之精心雕琢的娃娃更加完美。只是素雅精致的长相,被一双淡漠疏离的眼眸弄得没了热乎气,冷冰冰的。胆小的被撇上一眼,裹足不前,只敢远观,可胆大如孟兴晨,却只想撩拨……
    “早。”陆亚梅乐呵呵地回应。
    “啊,回来了。”王袁柏搂过儿子,尽情地蹂躏着手里脑袋,弥补之前遗憾,却让孟兴晨整颗心都跳出来了。
    “王叔,你小心点!”情急之下,一个箭步蹿下楼梯,疾走几步,没等三人反应过来就把王泽从王袁柏手里夺了过来,想要拉开衣服察看。
    “我没事,不劳费心。”后退一步躲开对方爪子,看了眼还没反应过来的家人,王泽心里起了些微别扭。
    一次两次是他自作多情,可回回这种过激反应,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王泽心中碎碎念,就算你是我喜欢的类型碍于父母颜面我也不可能接受,兔子不吃窝边草不是没道理的,何况我根本不好你这口……
    所以,自作多情也好,猜出真相也罢,对这位将来的公子哥儿,以后有多远躲多远吧。
    “没事儿兴晨,阿泽已经好了,不怕碰了。”王袁柏朗笑着将儿子提溜回来,告诉孟兴晨原因的时候又趁机揉搓了两把。
    见大儿子憋红了一张脸,拼了命地想躲开的样子,一时起了逗弄心思,偏要跟他反着来。单手揽紧这小子的肩,另一只手将他一头软毛彻底搅成鸡窝。看着他怒气冲冲的样子,诡异地感觉很有成就感。哈哈笑了一阵,放手前明知儿子不喜欢,还是坏心地啃了一口,吧唧一声颇为响亮。
    王泽怒发冲冠,东张西望准备找工具修理一下对方。真抄起了扫帚才想起这人是自己老爸,不能下手。可是就那么放下“屠刀”实在不甘,瞥眼瞅见王洋正抱着阿狸笑得东倒西歪,不由冷笑,小子,乐够了没?乐够了就过来让哥哥疏解一下,父债子偿吧!
    王洋莫名其妙被追杀,心中憋屈可想而知,泪流满面绕着院子飞奔,回头一看,罪魁祸首还在那儿鼓掌看戏,瞬间理解了哥哥的心情,于是把所有仇恨值都加到了王袁柏头上,想着这事儿过了要怎么让他荷包出血。
    孟兴晨得知自己刚多管了回闲事,面上有些讪讪,现见人爸妈一副看戏的架势,也不好意思上去劝解。直到跑岔气的王洋捂着肚子开口“求救”,孟兴晨才装出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上前拉架,只是这架拉得……
    被死死禁锢在怀中的王泽憋紫了一张脸手舞足蹈让他放手,孟兴晨自是不舍得,偏王洋那小混蛋,见他哥都那样了手里扫帚也没放下,还张牙舞爪一副随时跳出来继续的模样,竟傻乎乎地对孟兴晨喊:孟哥,靠你了,抓紧了,千万别松手!
    陆亚梅王袁柏见三孩子闹成这样,也没上前,只站在一边看戏。大儿子身体康复,他们正兴奋着呢,如今又见他能跑能跳,想着健康是福,高兴都来不及,也就忘了儿子不太喜欢孟家小子一事。
    赶上晨练回来的孟爷爷和买菜回来的孟奶奶,得知如此喜事,也乐呵呵地过来道喜,慈祥地立在旁边看孩子们“玩耍”,同样不准备插手。
    四个大人一个孩子竟一点没觉得两个大男孩儿光天化日之下抱成一团有什么奇怪,玩闹嘛。
    却是苦了被揩油的王泽……
    原来这孟兴晨没想到能如此幸运,刚明白自己心意,就有如此贴近对方的机会,要知道平日见他一面都不容易。自是决心好好利用,这不,刚开始还只是抱着,到了后来就开始不规矩了,所幸顾忌有人,没敢过分,只是装作不经意地搂搂腰,摸摸手,蹭蹭脸,大动作没有。
    可这些,已经足够王泽黑脸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