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 章  重生瑞亚之母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开学几天,王泽有些扛不住了,早上起不来,早饭吃不进,因为学生怕冷,教室几乎不开窗,空气浑浊得可怕,学校开始强制夜自修后,一天一坐就是12小时,把王泽累得,直嚷嚷这上学怎么跟上刑一样!
    这么遭罪,哪儿还有心情找回忆?
    元宵节学校放假,陆亚梅一见儿子就心疼地摩挲,念叨着瘦了,瘦了。(牢记我们WWw.XiaZailoU.Com)()王泽趁机提出休学自修的要求,陆亚梅很痛快地就答应了,实在是对儿子有信心——这次年纪摸底考试,除了作文被意思意思扣了两分,其它科目都是满分,比第二名高了30多分,让所有不看好这个插班生的老师学生跌破眼镜。
    王家三人动身离开,王泽没去送,窝在房间里玩阿狸,实在是受不了分离的气氛。
    因为不用每天上学,王泽的时间变得宽裕,睡觉睡到自然醒,陪老人看看电视唠唠嗑,跟家人打打电话,一天就结束了。周末会去许林那边,让秦姨给他做好吃的,要是天气不错,就由许林陪着四处逛逛。
    出了正月,天气开始转暖,中午的时候,风甚至是暖的。其实乡下春天来得更早,一片片开得灿烂的二月兰生机勃勃,看着就让人温暖。
    这天,不知该去哪儿玩的两人进了书店,许林买了些习题集参考书,王泽却挑了几本杂文集。最近小说被他翻得差不多了,书荒得厉害,只能退而求次看杂文。好吧,王泽这个品位低下的从来挑有情节的,对诗歌散文一类向来没什么兴趣。
    听得许林招呼,王泽应了声,准备起身,但许是蹲太久,起得太猛,竟一下晕得歪倒在书架上,动静不小。正跟巧遇的同学说话的许林闻声看去,见是王泽,吓得一马当先冲了过来,见他面白如纸,额上细汗点点,揪心不止。几个孩子扶着王泽坐下,接过工作人员送来的一次性杯子递了过去,许林一边帮他擦汗,一边问,怎么了?怎么样?
    喝了些温水,眼前慢慢亮了起来,没什么力气地摆了摆手,虚着声音让他们不要惊慌,他没事。他以为这次晕眩是太久不运动体质直线下降的结果,当年刚开始打拼,每天忙得昏天暗地,没时间休息,没时间锻炼,就是从椅子上起来都会难受,何况是蹲着?
    看来真的不能再懒了……
    休息了一会儿,虽身上还是没什么力气,但头已经不晕了,由许林扶着被一群热心同学送回家,苦笑着跟秦姨一再解释没事儿没事儿,不用去医院。
    结果当天晚上,随便刨了几口饭准备回屋时,竟无知无觉地倒在了两人面前……
    秦芳惊慌失措地让许林打电话叫救护车,自己也拨通了陆亚梅的电话,那边夫妻俩正在店里看装修,一听儿子晕倒了,也慌了手脚。心急火燎地问原因,可救护车都没到,秦芳又怎么知道?
    急得不行的两人挂了电话就往停车场跑,电话给孟家二老,让他们帮忙照看王洋几天,阿泽病了,他们放心不下,这会儿已经上高速了。
    孟老太太“哎哎”地答应,叮嘱了他们路上小心,别开太快,这才挂的电话。
    回到桌上,面对老伴儿的询问,给了个等会儿说的眼神,看向沉默许多的孙子,心中叹息。待得孙子回屋,这才小声告诉了孟老爷子,是亚梅来的电话,小泽病了,夫妻俩不放心,回家去了,让他们照顾洋洋。
    两老以为已经回屋的孟兴晨此刻正蹲在窗下,模模糊糊听到病了,陆姨王叔回去了,想着能让这两人如此焦急的,会不会是阿泽!
    念头一起,就停不下来了,小心回到房间,透过窗子看向对面厢房,没有主人,没有灯光,阿泽已经离开两个月了。
    阿泽走后,爷爷奶奶跟他说了很久,但到底说了些什么,孟兴晨不知道,因为他根本没用心听。气急的爷爷警告他,要他再不放下那龌龊心思,就把他送姑姑那儿去,等他蹬腿了再让他回来,只要他老头子活着一天,他就一天别想毁孟家名声!
    他知道爷爷的性格,说到做到,他不想离阿泽那么远,更不想永远见不到阿泽,他也不想让家人蒙羞,他更不敢让父母知道……
    太多太多的害怕,不敢,让他醒悟,原来他竟是这么懦弱的一个人,再嚣张再恣意,对上自己的家人,却只能无奈妥协退让,自以为是的强势其实不堪一击……这一刻,他清醒地认识到,没了家人的庇佑,他孟兴晨什么都不是!
    难怪,难怪阿泽不喜欢他......
    一夜之间,这个少年长大了,他不再纠结一时的分离,而是暗下决心,现在他什么都给不了阿泽,他们在一起的阻力太多太多,自己的亲人,阿泽的亲人。(请记住的)可等他有了足够的实力,能够堵住所有人的嘴,扫清所有路障,将整个世界都捧到阿泽面前,谁,也别想再阻止他!
    初生牛犊不怕虎,志气如此高昂,虽好笑,但看那拼命的气势,即便只是三分钟热度,也总归可喜。
    可是阿泽病了,病了……不知道是什么病,不知道严不严重,突如其来的坏消息,搅乱了他的心神,脑中只有一个念头,想去看看他,哪怕一眼也好。
    打开电话簿,寻到王泽的名字,按下,只有机械的女声重复着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神色未见失望,是的,他早就知道,阿泽离开后就换了号码,可他问不到,就连王洋,也似被叮嘱过,不论怎么哄,就是不松口。
    不过,没有关系,他有阿泽家的地址,老宅的地址,是小时候跟王洋过年互寄新年卡时留下的。
    翻出床底下最角落处的收纳盒,轻抚泛黄微脆的卡片,从未像此刻般庆幸自己有一个不乱扔东西的好习惯,微微露出的笑容带着期待,和决绝。
    第二天清晨,老两口喊两孩子起床,王洋都洗漱完了也不见孟兴晨出来,老太太以为孩子不舒服,结果掀开被子,哪还有人!桌上显眼处放着封信,匆匆掠过,才知道孙子竟跑秦岱探病去了!气得老太太血压升高,晕倒了,一老一少手忙脚乱把人送去医院。
    确定老伴儿没什么问题后,不得不承认自己这把老骨头已管不动孩子,叹息着将孙子这段日子的变化告知了刚回宁晋不久的儿子儿媳。
    电话那头的孟先生孟太太被老人扔出的炸弹震得头晕眼花,瞠目结舌,自家儿子居然喜欢上了王家大小子?还千里迢迢追到秦岱去了?消化完这个惊人消息后,两人几乎同时撇下手边工作,前往秦岱。果然是几十年的夫妻,就是有默契,翘班都翘得如此一致。好吧,这种为家事撇开公事的举动对两人而言都是第一次。
    秦岱县医院,连夜赶来的王袁柏陆亚梅夫妇找到医生,急声询问儿子到底什么情况,没有注意到秦芳和许林的诡异脸色。
    医生你开玩笑吧!孩子我一手带大的姑娘小子我还会弄错?
    这是听到医院诊断结果后夫妇俩的共同反应。
    他们的儿子,注意是儿子!居然怀孕了?!妈的果然县医院就是不靠谱,这是夫妇俩的共同心声。
    绕过医生,对守在孩子身边的秦芳许林表示感谢,又警告了医院不要胡说八道,就准备带儿子去京城检查。
    结果被狠狠质疑的县医院不乐意了,嚷嚷着我们医院规模是不大,但该有的设备都不缺,帮你孩子会诊的更是湘洪请来的专家,你们这么血口喷人,我们医院以后还有人敢来啊?
    一边说着一边把王泽所有检查报告列了出来,血检尿检齐全,还有CT图X光片作证,证据确凿,你家儿子体内有个发育成熟的子宫,胎儿发育正常,已经十周了!
    几个所谓的专家咄咄逼人,将夫妇二人打击得摇摇欲坠,没人发现病床上一直昏睡的少年已经醒了……
    “都给我出去!”微哑却寒意十足的声音惊醒了还在喋喋不休的“专家”,也惊醒了面色苍白的夫妇,看着神色森然的大儿子,难受得不行。
    十周前,不就是那一晚吗?
    王袁柏忽然垮下了肩背,他觉得这是报应,是自己玩了那么多女人的现世报,可孽是他造的,凭什么应在孩子身上!有什么冲着他来啊!
    孩子有什么错!
    “爸妈,我想休息,这里太吵了。”王泽其实也很奇怪,明明当初听星灵说传承,孕育都会觉得恶心,愤怒,难堪,可是真的来了,竟连惊讶都不曾有,或许,这段日子的反常,已经让他有所察觉,只是,不愿承认,所以极力忽视。
    被儿子的冷静感染,夫妇俩也强自镇定心神,相视一眼后,陆亚梅留下陪儿子,王袁柏带着医生出去,“交流感情”,钱也好,关系也好,总之要想办法封住他们的嘴,刚刚真是慌了神,竟跟医院吵了起来……其实就算不吵,也瞒不住了吧,一个晚上,这么猎奇的消息只怕早传开了,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别让人把事情跟自家儿子联系起来。
    好在医院前不久新建了住院大楼,病房很宽裕,儿子这间只有他一个,除了几个医生护士,再没人见过儿子,这,就是机会。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348798.jj和1154038的霸王票。
    开学几天,王泽有些扛不住了,早上起不来,早饭吃不进,因为学生怕冷,教室几乎不开窗,空气浑浊得可怕,学校开始强制夜自修后,一天一坐就是12小时,把王泽累得,直嚷嚷这上学怎么跟上刑一样!
    这么遭罪,哪儿还有心情找回忆?
    元宵节学校放假,陆亚梅一见儿子就心疼地摩挲,念叨着瘦了,瘦了。王泽趁机提出休学自修的要求,陆亚梅很痛快地就答应了,实在是对儿子有信心——这次年纪摸底考试,除了作文被意思意思扣了两分,其它科目都是满分,比第二名高了30多分,让所有不看好这个插班生的老师学生跌破眼镜。
    王家三人动身离开,王泽没去送,窝在房间里玩阿狸,实在是受不了分离的气氛。
    因为不用每天上学,王泽的时间变得宽裕,睡觉睡到自然醒,陪老人看看电视唠唠嗑,跟家人打打电话,一天就结束了。周末会去许林那边,让秦姨给他做好吃的,要是天气不错,就由许林陪着四处逛逛。
    出了正月,天气开始转暖,中午的时候,风甚至是暖的。其实乡下春天来得更早,一片片开得灿烂的二月兰生机勃勃,看着就让人温暖。
    这天,不知该去哪儿玩的两人进了书店,许林买了些习题集参考书,王泽却挑了几本杂文集。最近小说被他翻得差不多了,书荒得厉害,只能退而求次看杂文。好吧,王泽这个品位低下的从来挑有情节的,对诗歌散文一类向来没什么兴趣。
    听得许林招呼,王泽应了声,准备起身,但许是蹲太久,起得太猛,竟一下晕得歪倒在书架上,动静不小。正跟巧遇的同学说话的许林闻声看去,见是王泽,吓得一马当先冲了过来,见他面白如纸,额上细汗点点,很是着急。几个孩子扶着王泽坐下,接过工作人员送来的一次性杯子递去,许林一边帮他擦汗,一边问,怎么了?怎么样?
    喝了些温水,眼前慢慢亮了起来,没什么力气地摆了摆手,虚着声音让他们不要惊慌,他没事。他以为这次晕眩是太久不运动体质直线下降的结果,当年刚开始打拼,每天忙得昏天暗地,没时间休息,没时间锻炼,就是从椅子上起来都会难受,何况是蹲着?
    看来真的不能再懒了……
    休息了一会儿,虽身上还是没什么力气,但头已经不晕了,由许林扶着被一群热心同学送回家,苦笑着跟秦姨一再解释没事儿没事儿,不用去医院。
    结果当天晚上,随便刨了几口饭准备回屋时,竟无知无觉地倒在了两人面前……
    秦芳惊慌失措地让许林打电话叫救护车,自己也拨通了陆亚梅的电话,那边夫妻俩正在店里看装修,一听儿子晕倒了,也慌了手脚。心急火燎地问原因,可救护车都没到,秦芳又怎么知道?
    急得不行的两人挂了电话就往停车场跑,电话给孟家二老,让他们帮忙照看王洋几天,阿泽病了,他们放心不下,这会儿已经上高速了。
    孟老太太“哎哎”地答应,叮嘱了他们路上小心,别开太快,这才挂的电话。
    回到桌上,面对老伴儿的询问,给了个等会儿说的眼神,看向沉默许多的孙子,心中叹息。待得孙子回屋,这才小声告诉了孟老爷子,是亚梅来的电话,小泽病了,夫妻俩不放心,回家去了,让他们照顾洋洋。
    两老以为已经回屋的孟兴晨此刻正蹲在窗下,模模糊糊听到病了,陆姨王叔回去了,想着能让这两人如此焦急的,会不会是阿泽!
    念头一起,就停不下来了,小心回到房间,透过窗子看向对面厢房,没有主人,没有灯光,阿泽已经离开两个月了。
    阿泽走后,爷爷奶奶跟他说了很久,但到底说了些什么,孟兴晨不知道,因为他根本没用心听。气急的爷爷警告他,要他再不放下那龌龊心思,就把他送姑姑那儿去,等他蹬腿了再让他回来,只要他老头子活着一天,他就一天别想毁孟家名声!
    他知道爷爷的性格,说到做到,他不想离阿泽那么远,更不想永远见不到阿泽,他也不想让家人蒙羞,他更不敢让父母知道……
    太多太多的害怕,不敢,让他醒悟,原来他竟是这么懦弱的一个人。再嚣张恣意,对上自己的家人,却只能无奈妥协退让,自以为是的强势其实不堪一击……这一刻,他清醒地认识到,没了家人的庇佑,他孟兴晨什么都不是!
    难怪,难怪阿泽不喜欢他......
    一夜之间,这个少年长大了,他不再纠结一时的分离,而是暗下决心,现在他什么都给不了阿泽,他们在一起的阻力太多太多,自己的亲人,阿泽的亲人。可等他有了足够的实力,能够堵住所有人的嘴,扫清所有路障,将整个世界都捧到阿泽面前,谁,也别想再阻止他!
    初生牛犊不怕虎,志气如此高昂,虽好笑,但看那拼命的气势,即便只是三分钟热度,也总归可喜。
    可是阿泽病了,病了……不知道是什么病,不知道严不严重,突如其来的坏消息,搅乱了他的心神,脑中只有一个念头,想去看看他,哪怕一眼也好。
    打开电话簿,寻到王泽的名字,按下,只有机械的女声重复着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神色未见失望,是的,他早就知道,阿泽离开后就换了号码,可他问不到,就连王洋,也似被叮嘱过,不论怎么哄,就是不松口。
    不过,没有关系,他有阿泽家的地址,老宅的地址,是小时候跟王洋过年互寄新年卡时留下的。
    翻出床底下最角落处的收纳盒,轻抚泛黄微脆的卡片,从未像此刻般庆幸自己有一个不乱扔东西的好习惯,微微露出的笑容带着期待,和决绝。
    第二天清晨,老两口喊两孩子起床,王洋都洗漱完了也不见孟兴晨出来,老太太以为孩子不舒服,结果掀开被子,哪还有人!桌上显眼处放着封信,匆匆掠过,才知道孙子竟跑秦岱探病去了!气得老太太血压升高,晕倒了,一老一少手忙脚乱把人送去医院。
    确定老伴儿没什么问题后,不得不承认自己这把老骨头已管不动孩子,叹息着将孙子这段日子的变化告知了刚回宁晋不久的儿子儿媳。
    电话那头的孟先生孟太太被老人扔出的炸弹震得头晕眼花,瞠目结舌,自家儿子居然喜欢上了王家大小子?还千里迢迢追到秦岱去了?消化完这个惊人消息后,两人几乎同时撇下手边工作,前往秦岱。果然是几十年的夫妻,就是有默契,翘班都翘得如此一致。好吧,这种为家事撇开公事的举动对两人而言都是第一次。
    秦岱县医院,连夜赶来的王袁柏陆亚梅夫妇找到医生,急声询问儿子到底什么情况,没有注意到秦芳和许林的诡异脸色。
    医生你开玩笑吧!孩子我一手带大的姑娘小子我还会弄错?
    这是听到医院诊断结果后夫妇俩的共同反应。
    他们的儿子,注意是儿子!居然怀孕了?!妈的果然县医院就是不靠谱,这是夫妇俩的共同心声。
    绕过医生,对守在孩子身边的秦芳许林表示感谢,又警告了医院不要胡说八道,就准备带儿子去京城检查。
    结果被狠狠质疑的县医院不乐意了,嚷嚷着我们医院规模是不大,但该有的设备都不缺,帮你孩子会诊的更是湘洪请来的专家,你们这么血口喷人,我们医院以后还有人敢来啊?
    一边说着一边把王泽所有检查报告列了出来,血检尿检齐全,还有CT图X光片作证,证据确凿,你家儿子体内有个发育成熟的子宫,胎儿发育正常,已经十周了!
    几个所谓的专家咄咄逼人,将夫妇二人打击得摇摇欲坠,没人发现病床上一直昏睡的少年已经醒了……
    “都给我出去!”微哑却寒意十足的声音惊醒了还在喋喋不休的“专家”,也惊醒了面色苍白的夫妇,看着神色森然的大儿子,难受得不行。
    十周前,不就是那一晚吗?
    王袁柏忽然垮下了肩背,他觉得这是报应,是自己玩了那么多女人的现世报,可孽是他造的,凭什么应在孩子身上!有什么冲着他来啊!
    孩子有什么错!
    “爸妈,我想休息,这里太吵了。”王泽其实也很奇怪,明明当初听星灵说传承,孕育都会觉得恶心,愤怒,难堪,可是真的来了,竟连惊讶都不曾有,或许,这段日子的反常,已经让他有所察觉,只是,不愿承认,所以极力忽视。
    被儿子的冷静感染,夫妇俩也强自镇定心神,相视一眼后,陆亚梅留下陪儿子,王袁柏带着医生出去,“交流感情”,钱也好,关系也好,总之要想办法封住他们的嘴,刚刚真是慌了神,竟跟医院吵了起来……其实就算不吵,也瞒不住了吧,一个晚上,这么猎奇的消息只怕早传开了,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别让人把事情跟自家儿子联系起来。
    好在医院前不久新建了住院大楼,病房很宽裕,儿子这间只有他一个,除了几个医生护士,再没人见过儿子,这,就是机会。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