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心中悲凉  诡运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何为远古之力?这种力量给人的感觉,便像是并非六道之中的玄力一般,远远驾驭在云端,让人好生不得不狂妄。

    我看着老李身上的那团金黄色的火焰,又瞅了瞅他满身遍布的红色羽毛,我笑了:“呵呵呵,老头,你这是化龙之力吗?我怎么看着像是化鸟之力啊?”

    “辈!你因何如此狂妄呐?此乃是火凤之力,若我真身在此,你刚才就已经身死道消啦!看在你救了老魔一条命的份上,我现在可以放你走。当然,若是你还敢出言不逊,呵呵,我就灭了你这条恶龙。”老李摇晃着怪鸟头,傲然道。

    “恶龙吗?我看你就是恶鸟吧?受死吧!”我双眼再次暴睁,瞬间到了他的跟前,这话早已脱口而出。

    老李大怒,他沉闷怒喝一声:“找死!”随即浑身的金色火焰,燃烧旺盛不知到了何等的恐怖地步,将第一层的墙壁,脚下青石板,都是烧化了!

    桃木剑早已被我丢到外围,因半龙化时,周围的阴气都是猛然朝我涌来,所以道力的源源不断,是我狂妄的资本。

    虚幻的蜥蜴爪,哦不,现在应该改口称龙爪了。虚幻的龙爪凌空乍现而出,速度奇快的就将老李捏在了爪心里,而我猛然一用力,就想将他捏爆成血浆!

    杀意,杀念并行而至,老李怪叫一声,竟是从背后展开了一对红色的翅膀,活生生的便将我的虚幻龙爪,撑开了!

    二话不,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战斗,变成了瞬移战。

    “嗖嗖嗖~”从第一层打到第四层,老李却是在要撞击第五层时,犹豫了。他虚晃一招闪过,跳到窗口,冷笑挑衅道:“第五层的老怪物不是你我能惹得起的,还是出来决一生死吧!”

    言罢。此时此刻的我又岂会听得进他的话?我怪模怪样的笑了一声,伸手摸了摸自己头上顶着的两根龙角,而后伸出右手,暴怒之间凝练出一个型的‘龙弹’仰头看向第四层花板!

    “疯子!你疯了!快住手,老夫认输便是!”老李吓了一跳,连忙伸手瞬移到我跟前,想要阻止我,却已是来不及了!

    “轰隆~”抬手抛向花板的那颗黑色龙弹,爆发出毁灭性的浓缩气浪,将第四层之内的我跟老李,都是震飞出了塔外!

    我不知道老李为什么会待在这座九龙镇妖塔之内,但我知道,每一层的关卡都是有什么人在守护着的,好比如第一层的那个石像妖类,实则就是一名胆的妖族修士罢了。

    第二层的那些狐妖,第三层的那牛头怪,第四层的偃刀客老李。这些人的等级,都是在递增,自然,我那是对五层会有什么厉害的怪物,而感到好奇。

    我这人有个坏毛病,那就是好奇,特别的好奇,除了好奇能让我好奇之外。我想我这人应该就没有什么大问题了吧?

    浓烟散去之后,老李面如死灰的往一处塌陷的墙角内钻去,而且他浑身的火凤之力早已是撤掉了,好似泄了气的皮球般,窝囊的很。

    我心情那是无比的愉快那,缓缓走到他的跟前,恐吓道:“我过,我从不杀老头,你滚…”

    这话还没有完呢,身后居然悄无声息的一把碧蓝色宝剑,便搭在了我的脖子上,那股子压迫感,让我是差点吓尿了啊!

    压迫感那是什么?当你发现你身后居然站着一个人时,而且她已经站在你身后好久了,你都没有察觉,而当你突然发现时,却又看不到她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便是恐怖的压迫感!

    老李是吓得大气都不敢喘息一声,我咽了一口唾沫,心的将那把碧蓝色宝剑缓缓拨开,结果那把宝剑又是搭回了我的脖子边缘,让我是想哭的心都有了。

    浑身的化龙之力因为我的一时怂包,而消散殆尽…缓缓转过身形,眼前一名女孩是让我差点哭晕厕所呐。

    “瑜嫣?嘿,你……”

    “跪下!”

    我惊喜的想要过去抱她呢,结果被她冷冷的怒喝,吓了一跳。

    “你…你?你是谁!”我愕然了,她身上的修为居然是高深莫测啊,连一点气息都没有!

    “为师让你跪下,你耳聋了吗?”她再次冷冷的命令道。

    我傻了,扫过一遍她的着装打扮,这才发现了让人崩溃的事实,她穿的居然是清微派的门派道服!

    “师傅!”

    “噗通~”

    我吓得脸都绿了啊,立马跪在了地上,发出噗通的一声响。

    南宫晴的老脸有些黑,她来回的在我跟前踱步,又是连续的掐算了好几下,随后从废墟之中抽出一根胳膊粗的木棍,就让我伸出手来。作势要打我了!

    “行不端正,因果连连。滥情无忌,狂妄自大。吊儿郎当,一事无成。劣徒,孽徒!有损我清微派的门风!”她完这话,抡起那胳膊粗的木棍就朝我的手掌打了下来。

    “砰~”木棍打在我的手掌上,顷刻就折断了,而我又不敢运起道力抵抗,只觉得手掌一麻,居然是被这一下,打烂了血肉……

    本来好的不哭的,但是此时此刻的专心疼痛,让我是热泪涌出,哭了出来…

    师傅的出现,让我一时半会还无法接受,她居然会是第五层的那个守护者,而且还是个幻身。

    见我哭了,她也是有些心疼起来,我不知道她是真的心疼我,还是假装的,反正她竟是给我疗完伤之后,又是开始骂起了我。

    我有些害怕,是真的害怕。因此直到她骂的有些疲惫时,我才敢,声的问道:“师…师傅,你?你老不是仙逝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南宫晴从见到我的那一刻起,直到现在都是板着一张黑脸,她气道:“仙逝?谁跟你的?真身若是仙逝,那为师岂会存在?”

    她的话里头夹带有一丝的不满,好似我就是个不成材的学生。

    我咽了口唾沫,缩着脖子便声回道:“哦!那个,是梦师姐告诉我的,那个啥…师傅,难得相见,你…你能不能不要对我凶啊,我其实…其实挺想你的,挺想的。”

    言虽如此,展现的表情,却是有些不符合当事人的言词。南宫晴师傅有些不习惯我的死皮赖脸,老脸再度一黑,竟是捂着额头苦恼道:“一梦怎么会替我收了你这样一个劣徒?真是够了!”

    “呃…师傅,你打也打过了,骂也是骂累了,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你的真身在哪啊?是不是就是太极门的瑜嫣啊?”我死皮赖脸的抱住了师傅的身躯,可怜巴巴的问道。

    试问有谁能够受得了这样的弟子啊?恐怕也只有南宫晴了。她愕然得使劲推开我,恶心道:“撒手…撒手…你!好吧!瑜嫣便是我的真身,满意了吗?”

    这话的那个干脆,吓得我当即就傻了!敢情数月之前扯着我给她做面条吃的瑜嫣,竟是南宫晴师傅假扮的啊?

    不对!那她当时为什么连化道阶段的修为都没有?还有她隐藏在太极门里,难道是跟剑无名大叔,有直接的关系?

    出道至今,恩师所留之教诲依旧记忆犹新,一日为师终身为师嘛,即使南宫晴师傅仅仅只是留下一件道袍一封信,和一本无形十诀。就算她是不负责任的师傅,就算她是一见面就揍得我皮开肉绽,那我也是她的弟子,剑圣的弟子。

    “师傅我…我不知道该些什么,你要打要骂还是继续好了,我确实是个劣徒。给你丢人了,我…我错了。”我无比脸红的想起从出道至今,所有的所作所为,堪称逗比,也是不为过分。

    老李早就从废墟底下钻了出来,站在一旁那都是脸上一阵白一阵青,好似剑圣南宫晴是我师傅的事情,他表示很是错愕。

    九龙镇妖塔有九层,师傅是第五层的守护者,那余下四层里到底有什么,我那是想都不敢去想,就是现在第四层的老李,都是打不赢,何谈再往上看呐?

    她长叹一口气,将碧蓝色的宝剑收回剑鞘之中,摸了摸我的脑袋,感慨道:“江儿,为师打你那是因为心疼你深入红尘,不悟正道。再者,骂你那是因为你如今一无所成,还自以为是。你可知道为师的难过?”

    “师傅我…”

    “九龙镇妖塔并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快回去吧!要悟出道的至高点不容易,但又岂是打斗磨练就能悟的出来得?这第四层的偃刀客老李,就算与你扯平了。”

    我刚想点什么呢,师傅却是打断了我的话,愁眉不展得道。

    缺点从一开始的痛斥之中早已让她完,而现在她又是要驱赶我走?我又岂会善罢甘休?

    “我不走!师傅,你好狠啊!你既然知道我拜了你为师,而且你尚存人间,却又为何不来找我,现在又要驱赶我走?我不走!打死我!我也不走了!”我坐在地上怒道。

    南宫晴师傅笑了,她缓缓走到我的跟前,再次摸了摸我的脑袋,笑道:“江儿,我虽然没有去找你。但本体却是救过你几次,好比如当时你被尸仙婆追杀时,曾有一次命在旦夕,就是本体出手救得你。”

    这话的,倒是让我哑口无言了,没有了理由反驳。毕竟,也却有此事,想当初那阴阳尸都快要咬到我的脖子了,危机时是空的一道雷砸下,逼退阴阳尸,救了我。

    现在这也是能解释的通,敢情当时是南宫晴师傅躲在暗中保护我来着,不过这也隐藏的太深了,也太绝情了一点,居然看着自己的徒弟被人揍得四下里逃窜,都不出来扶持一下,倒也是让人一阵的心中悲凉。

    毕竟是幻身的师傅,因此跟真身的性格也是有所差异的,所以我当下便辞别了南宫晴师傅,与老李又是一阵的大眼瞪眼之后,就背着奄奄一息的李君笑破界,回到了阳间。

    李君笑的手臂是没了,不过呢,因为我这人不喜欢欠谁的人情,特别是这种牵扯到性命的人情,若是不还清,那我便会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的。

    扶着这家伙盘腿在地上,我张开嘴巴,就将腹中的那颗的跟米粒一般的道元吐了出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