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小说 > 都市小说 > 文贼 > 第176章 赌一场


    温泉里的男子发际线虽高,虽已年过四十,但依然很俊朗,显露出来的身材也很好,肌肉结实,含笑的双眼似能看透人心,有一股从容不迫的大气。

    也就是在这里,如果他走出这栋小院,走出这度假山庄,会有万千人认识他,为他而尖叫。

    因为他是裘龙

    成名二十多年,为影迷带来无数经典角色的功夫巨星属于华语功夫***的代表人物之一,时间如果倒退十年,动作明星里面裘龙就是当之无愧的王者

    只是,花无千日红,时间的流逝也带走了裘龙不少人气,影坛能打又帅的新人层出不穷,早已功成名就的裘龙也失去了早年打拼的锐气,但即便如此,他裘龙两个字还是功夫***票房的保障。

    和顾匡图其他的义子义女不同,裘龙除了***,还极痴迷剑道,顾匡图死后,其他人多数加盟国内各大影视集团,而裘龙却来到日本,签约樱花影视之余,还在北海道创立一座剑馆摹诗剑馆。

    国内有媒体报道,裘龙的摹诗剑馆如今弟子已经超过三千人。说他是顾匡图众义子义女中的剑道第一人,不会有人反对。

    “我这次来,想跟你赌一场”

    面对裘龙的询问,林浮生默然片刻后如此说。

    “哦赌注是什么”

    裘龙微微耸眉,似乎来了兴趣。

    林浮生低头望向左手里的游鹄剑,平静地说:“我知道你一直很喜欢这把剑,如果你赢了,游鹄剑就送给你”

    “哦是吗”

    裘龙有点动容,脸上笑容深了些,上身微微后仰靠在温泉池沿上,说:“游鹄剑是你林家四剑之一,你能做得了主不怕你输了它,被林家逐出家门”

    林浮生依然低着头,淡然微笑。

    “如何跟家里交代。是我的事,剑我今天已经带来了,能不能拿去,就看你能不能赢了”

    裘龙捏着下巴考虑了片刻。忽然问:“如果我输了呢你想要我给你什么”

    林浮生闻言抬起头直视着裘龙:“如果我侥幸赢了,你回国帮我演一个角色”

    裘龙怔了怔,没想到林浮生提出的条件是这个。

    随即他就笑了,笑着起身一步一步走出温泉池,张着双臂任由默默上前的女侍帮他擦拭、穿衣。而他则笑看着林浮生问:“怎么赌”

    很明显,裘龙对林浮生提出的赌注心动了。

    以如今的科技,制造几把斩金截铁的宝剑很容易,以他的身份,只需吩咐一句,想要制造多少都会有,但古剑不同真正的古剑都有传承的故事,就像林浮生手中这把游鹄剑,曾是林家祖上一代奇人林崧霖的佩剑,而林崧霖是当时锦衣卫的头号剑客。曾经凭这柄游鹄剑不知击败多少高手。

    这样一柄古剑,如果林浮生愿意拿出去拍卖,卖出上千万都不稀奇。

    当然,游鹄剑在裘龙这样的剑道高手眼中,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有钱未必就能买到这样的古剑,凭林家的家境,除非家道沦落,否则怎么也不会拿家传四剑出去售卖。

    林浮生微微仰起下巴:“打赢我,算你赢”

    这一刻。林浮生终于显露出一丝傲气,他年龄只差裘龙几岁,裘龙虽然以剑法闻名,但他林浮生却是林家八步连环剑的传人。八步连环剑,南方众剑之首,不知败过多少威名赫赫的剑派剑法,林浮生不仅对自己有信心,更对林家的剑法有信心

    “比剑”

    裘龙忽然一阵失笑,笑声中他注意到林浮生依然保有傲气。于是裘龙的笑声渐小,左手往旁边伸出,刚刚给他穿衣的女侍赶忙迈着小碎步去大厅剑架上给裘龙取来一柄连鞘长剑。

    这柄剑看上去很新,一看就是日本的铸剑工艺。

    双手将剑捧到裘龙手上,那女侍赶紧悄悄退走,于是这露天温泉旁边的草坪上便只剩下裘龙与林浮生。

    “浮生请吧”

    裘龙横剑抱拳简单行了一个剑礼,脸上的笑容让他看上去高深莫测。

    “请”

    林浮生郑重地同样行了一个剑礼,裘龙的剑又垂在腰间,而林浮生的剑则如他那部***八步连环剑里的起手式一样,将连鞘剑藏于腰后,脚步缓缓移动,围着裘龙缓缓转圈。

    林浮生神情平静,裘龙笑意吟吟,但两人之间的气氛却一下子变得肃杀起来。

    裘龙立在原地没动,只是缓缓转着脑袋,笑吟吟的目光随着林浮生的脚步移动而转动。

    正常情况下,林家八步连环剑一般都是后发制人的,但今天裘龙没有主动出剑的意思,林浮生的脚步便越走越快,今天是他提出比剑,裘龙既然不主动出手,那么就该他林浮生先出剑了

    而林家八步连环剑能名列南方众剑之首,自然也不可能没有先出剑的攻击手段。

    就在林浮生移动的脚步快如奔跑的时候,他身影忽然一晃,身影一斜,瞬间三步踏出便已一举逼近站立不动的裘龙,同一时间,他藏于腰后的游鹄剑剑影一闪,微弱的出鞘声刚刚响起,一团雾蒙蒙的凌乱剑影已经袭向裘龙面门。

    裘龙双眼瞬间大亮,脸上的笑容也突然变得狂放起来。

    “将进酒”

    一声暴喝,裘龙身形急退的同时,鞘中长剑也呛然出鞘。

    “高堂明镜悲白发”

    暴喝出声的诗句中,裘龙的剑如一道一闪而逝的白光直刺林浮生那一团雾蒙蒙的剑影。

    “叮”

    两剑刚刚相交,只发出一声微弱的铮音,就再没有交击的声音传出来,林浮生的左脚向前一踏,雾蒙蒙的剑光忽然消失,两道细线一般的弧形剑光一闪而逝,如两道灰色月牙袭向急退的裘龙。

    而裘龙又是一声暴喝:“朝如青丝暮成雪”

    手中长剑忽然发出一***雪白的剑光,如一面白色匹练,几声急促而尖锐的剑锋交击声再次响起,林浮生的右脚又紧跟着向前踏出一步。游鹄剑的剑光再变,这一次十余道灰色剑影从四面八方闪电一般劈向裘龙。

    两人的出剑都是极快,林家的八步连环剑练到最高境界也只是连踏八步,八步之内就要将面前之敌击败。剑法之凌厉快疾可想而知。

    面对这样快疾的剑法,裘龙既然有自信与林浮生比剑,对自己的出剑速度自然也是极有信心的。

    眨眼之间,便见林浮生已经连踏五步,剑光乍闪即逝。如电光飞舞,又如群蜂一涌而上,随着他的脚步连续踏出,他的身影左摇右晃、五步之间,游鹄剑已经出剑数十次。

    而裘龙呢

    他口中暴喝出的诗句已经越来越快、越来越多。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君莫停”

    “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

    他的摹诗剑居然是以古诗为剑意

    伴随着每一句古诗的吟出,他手中的剑法都在一变再变,当林浮生第六步踏出的时候,裘龙高声吟出的诗句忽然顿了一刹,那一刹那。只见一道灰色剑光从裘龙左肩头一闪而过,一串血珠飞溅而出。

    林浮生嘴角的笑意刚刚浮出,裘龙的声音忽然暴喝而起:“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暴喝声中,裘龙蓦然腾空而起,手中剑光忽然一分十余道,同时剑身嗡鸣之声大作,隐隐有风雷之音。

    林浮生嘴角的笑意刚刚浮现,裘龙这一剑当头压下,林浮生脸色骤变。刚要收敛的剑光瞬间回缩,但见一片弧形剑光如一片光幕挡在他面前。

    一阵双剑交击的声响随之而起,又突然消失,游鹄剑颤鸣着脱出林浮生的掌心。斜斜飞插在不远处的草坪上,裘龙双脚落地,雪亮的剑尖停在林浮生咽喉之前,剑尖还在微微颤动,如果再进一寸,刚才就已经刺进林浮生的喉咙。

    林浮生头一点一点低下去。怔怔地望着空空如也右手,又机械地一点点转动脖子,最终目光望向不远处插在草坪上的游鹄剑,整个人像失了魂一般。

    他居然败了,一招之差败了。

    两人交手从头到尾不过六七秒而已,几次眨眼的工夫,胜负已分,林浮生伤了裘龙一剑,而裘龙直接将他击败,游鹄剑脱手。

    “哈哈痛快哈哈哈真是好痛快很久没有这么痛快过了”

    大笑声中,裘龙忽然收了剑,动作潇洒地还剑入鞘,笑声中,竟用手指在肩头伤处沾了一点自己的鲜血放到嘴边舔了舔。

    再看向林浮生的目光,已经变得非常的赞赏。

    听着裘龙痛快的大笑声,林浮生如梦初醒,忽然自嘲一笑,转身就走。

    “嗨嗨嗨浮生你这就走了”裘龙惊讶地喊他。

    “我输了游鹄剑归你了”

    林浮生头也没回地摆摆手,只是背影有些萧索。

    “哈哈哈”

    裘龙又发出一阵大笑,就在林浮生嘴角露出苦涩笑容的时候,忽然听见裘龙在他身后说:“小气鬼站住啦哈哈看在你能伤我的份上,你那个角色我接了至于游鹄剑”

    林浮生愕然停步回首,怔怔的不敢相信。

    只见裘龙笑眯眯地捏着下巴想了想,忽然对他说:“至于游鹄剑,留给我把玩一个月,一个月后就还你怎么样”

    林浮生这次是彻底愣住了。

    “你不要我的游鹄剑”

    “哈哈当然不会了怎么说当年你也叫过我许多声龙哥顾老是我义父,你是他弟子我们这关系,你今日既然求到我门上,我又怎么可能真的要你拿你林家四剑之一的游鹄剑与我做赌注你当我裘龙是什么人了嗯”未完待续。

    ps:  感谢三秋子、飞奔0蜗牛、曾伤了伤悲打赏100点币,猪小肠、琪颜殇打赏200点币,感谢半世晨晓0607再次打赏1万点币,成为本书掌门,感谢好俊的文昊再次打赏16840点币,成为本书宗师谢谢。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