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小说 > 都市小说 > 文贼 > 第218章 谁是赵砚?自己站出来!


    白发老人就是龙隐,龙隐是他的笔名,几十年下来,龙隐这个名字的知名度,已经远远超过他的本名

    “那本书很好,不过,我建议你最好不要现在去签他!”

    “为什么?舅舅!”

    江怀义眉头皱起,不明白龙隐为什么说那本书很好,却建议他最好不要现在去签?这是什么道理?既然书很好,那那个作者就应该有投资价值,为什么不马上签下来?

    龙隐低头审视着自己刚刚画出来的独钓寒江图,嘴边有点笑意,似不经意地回答江怀义。

    “《笑傲江湖》……呵呵,大明的天空下,写日月神教也就罢了!还敢把日月神教定为魔教……怀义啊!如果你真想投资这个作者,等他过了这一劫再说!可能会有人找他麻烦的!”

    江怀义一惊。

    “舅舅!不会?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抠这个字眼?日月神教就能与大明联系起来?这不是文字狱嘛!”

    “文字狱?”

    龙隐抬头看了江怀义一眼,微微摇头,道:“怀义!你这个年龄不该说出如此幼稚的话!就算时间再过一万年,当权者也不会喜欢不动听的声音!不相信,那你就等着看!射暗箭的人,永远不会少!”

    江怀义从龙隐的四合院出来的时候,神情还有点郁闷,但等他回到公司,在公司门口下车的时候,匆匆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眼睛眯着,一只手摸了摸额头上的头发,脸上渐渐出现一抹笑容。пge醉心章、节亿梗新

    江怀义,龙隐的外甥,因为是龙隐的外甥,江怀义也算是个名人了。

    7岁那年,他父母就离婚了,他母亲身为龙隐的亲妹妹,骨子里的优越感以及傲气都是有的,离婚之后带着江怀义这个拖油瓶,还想再找一个各方面都很优秀并且深爱她的人,可惜,光阴流转,一年又一年过去,江懿珺年龄越来越大,脾气越来越渐长,她想要的如意郎君还是没有出现。

    江怀义是跟母亲姓的,自小跟着母亲成长,因为没有父亲,江怀义的性格很叛逆,从小就养成打架斗殴、旷课玩游戏等各种恶习,但没关系,他有一个名满天下的好舅舅,高考分数不够?

    舅舅一个电话就让他进入京华大学。

    大学里没学到什么东西?

    没关系!他有一个好舅舅!多的是钱多事少的工作可着他挑,但即便是这样,江怀义还是不满意,从几年前开始,江怀义就开始自己做出版社,凭着龙隐的招牌,江怀义简直无往而不利,像办出版社的各种程序,别人去办可能很难,他办则处处绿灯。

    再用龙隐的招牌去收作者书稿的时候,依然非常容易,像龙隐有几本版权已经重新回到龙隐手里的作品,江怀义就央求舅舅把再版的权利授给他,从而进一步打响墨韵出版社的名声。

    有一个业界大宗师的舅舅,江怀义在出版这一块做的顺风顺水,虽然没有把墨韵出版社做到全国前三强去,但也算实力雄厚了。

    出版界很多人都知道江怀义有一个坏毛病那就是喜欢挖别家出版社的新锐作者!而现在,很显然他对赵砚起了兴趣。

    ……

    这天下午,翰林学院44届写作班的第二节课是葛清莹的《灵感采集》,看得出来,葛清莹的教学很有想法,她喜欢采用多媒体教学。

    比如今天下午的灵感采集课,她就用电脑幻灯片一边给大家播放她去年参加作协采风活动时候拍下来的照片,一边笑吟吟地给大家讲课,手里拈着一根纤细精致的伸缩教鞭,指着幕布上的每一张照片,给大家说着她当时的感想。

    比如:“大家看这张照片!黄山的云海,漂亮?”

    教室里一片赞叹声,照片上的云海确实很漂亮,一些山峰在纯白的云海中看上去,就像海面上的一些礁石,尤其是随着葛清莹幻灯片的快速播放,一张张照片快速在幕布上闪过,近二十张云海照片连着这么快速播放,看上去就像云海在随风流动。

    葛清莹笑吟吟地说:“当时我拍这些照片的时候,我也像你们一样觉得很漂亮!当时我们采风活动的组长,南京作协的副会长,他就问指着那片问我们啊!说‘看见这片美丽的云海,大家刚才脑海中都产生了什么样的灵感呢?大家都挨个说来听听!我想一定会很有意思!’”

    “而事实上,也确实很有意思,大家知道我当时看见这片云海,心里有什么灵感吗?有人能猜到吗?”

    葛清莹笑吟吟地目光巡视着教室里所有人,饶有兴趣地问大家。

    教室里出现了凌乱的猜测声。

    女声:“爱情!葛老师当时一定是想到了与翁老师的爱情!”

    女声:“仙!这么白这么漂亮的云海,老师一定是联想到仙了!”

    男声:“冰淇淋!云海里的山峰太像冰淇淋了!”

    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孩子猜的冰淇淋,教室里一片笑声,有些笑点低的女生已经笑趴在桌子上爬不起来。

    赵砚等人也在笑,讲台上的葛清莹也没有生气,她也笑得很开心。

    待教室里笑声稍小,葛清莹揭开谜底:“不是爱情!不是仙,当然,也不是刚才某位同学说的冰淇淋!”

    教室里又笑起一片低低的笑声,葛清莹的声音还在继续:“当时葛老师我看到这片云海,想到的是什么呢?老实说!我当时想到的龙!当时我就在想如果那片云海里突然飞出来一条五爪金龙,那该有多震撼?我为什么会想到一条龙呢?大家听过风从虎、云从龙的古语吗?古书中说,老虎出现之前,山林里会起风的!而神龙出没之前,天空必定布满云朵!所以,葛老师我当时看到那片云海,心里想到的是……”

    “哆哆!”

    教室门外忽然传进来的敲门声打断了葛清莹的讲课,大家的目光都望向关着的教室门,因为这节课葛清莹采用多媒体教学,所以门窗都是关着的,确保教室里的光线不太明亮。

    葛清莹眉头皱了皱。

    “哆哆!”

    门上又传来敲门声,教室里安静下来,所有人不是望着门,就是留意着葛清莹的神情变化,想看看她会怎么反应。

    葛清莹没怎么反应,在第二次敲门声响起的时候,她身姿聘婷地快步走过去将门打开,之所以用身姿聘婷来形容她,是因为她今天衣服穿得虽多,脚下却是恨天高。穿这种高跟鞋,走路的姿势自然与寻常不同。

    在大家的瞩目中,葛清莹将教室门打开,看见门口的身影,教室里发出一阵微微的骚动声音。

    “怎么回事?”

    “怎么会有警官上门?”

    “咱们班上谁犯事了?”

    “谁?”

    赵砚望着门口的两男一女,心里也在猜测这三个警务人员来做什么的?

    “你们……”

    葛清莹惊讶地望着门口的三位警务人员,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她哪里能料到课上得好好的,突然敲开门的是三位警务人员?

    门口的两男一女都是笔挺的黑色警服,一位三十六七的黑面男子,另一位男子高高瘦瘦,二十五六岁年纪,浑身上下也透着精悍之气,就连那名女警也是英姿飒爽,精气神非常强,任谁一眼都能察觉这三位警务人员与寻常的警察不同。

    “请问,这里是44届写作班吗?”

    为首的警官不苟言笑地问葛清莹,葛清莹赶紧应是,站在这三人对面,葛清莹的气势明显把压下去了,这三人本身的精气神,以及身份所带来的威压,都在压抑着葛清莹以及全教室学生。

    为首警官的冷目在教室里扫了一眼,声音忽然提高了一截,没什么感**彩地喝问:“赵砚!谁是赵砚!请站起来!”

    哗……

    所有人惊诧疑惑的目光都望向了教室后排的赵砚,包括教室门口的葛清莹,长孙夏秋心里一咯噔,神情担忧地回头看向赵砚。

    张鹏、李彦、年小白、邢正、席芳等人的目光也都落在赵砚脸上,和大部分目光不同,他们毕竟与赵砚相熟要好,此时目光都有点担心。

    赵砚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心里一沉、眉头一皱,他心里非常疑惑纳闷,不明白自己最近犯什么事了?

    为什么警察会找上门来?

    “请问谁是赵砚?请自己站起来!”

    没有看到有人站起,但教室里几十双眼睛汇聚的方向已经很清楚地表明谁是赵砚,但门口为首的警察还是沉声重复刚才的话。

    如果是一般学生,这个时候估计已经吓得手脚发软,但赵砚天生胆大,又不认为自己最近做了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所以,他很镇定地站起身,冷眼望着门口那位警察。

    在赵砚站起来之后,为首的警察微微点头,再次沉声喝道:“出来!”

    教室里已经渐渐响起窃窃的私语议论声,赵砚就在所有同学的注目下,冷着脸抿着嘴一步步走到门口,与那三名警察对视。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