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小说 > 都市小说 > 文贼 > 第436章 诡异的旋风


    这天晚上,紫叶大酒店很多房间的灯都亮到深夜12点以后,才陆续暗下去,包括赵砚所住的927号房间。

    赵砚还算平静,但因为昨晚发生在附近金印大酒店的惨案,今晚聚集在紫叶大酒店的150多名来自全国各地的稽查司武警,一片人心慌慌。

    所不同的只是,有些人心慌表现的比较明显,有些人隐藏的比较深而已。

    就像赵砚所住的927号房间,关灯已经有半个多小时了,赵砚还能听见旁边的床铺上翻来覆去的声音,那是今天从另一家酒店撤过来的李武和侯长寿。

    这个房间有两张床,本来赵砚和唐信一人一张,今天情况特殊,在上面的安排下,从另一家酒店撤过来的李武和侯长寿就占据了唐信那张床,而唐信今晚和赵砚凑在一张床上,这让从很小就习惯了一个人睡的赵砚很不习惯。

    好在唐信和他一人睡一头,不是并肩睡在一起,这才让赵砚稍微自在一点。

    两个大男人睡一张床上,本来就有够恶心,如果再头并头睡在一起,那样赵砚宁愿自己今晚打地铺。

    其实紫叶大酒店今天还有空房间,但他们这批武警的临时长官将另一家酒店的武警全部撤到这里来,其目的就是为了收缩兵力,加强自身实力,防止数字生命的三大死神之一鬼影的偷袭。

    要知道昨晚住在金印大酒店的那些武警就是两人一个房间的,结果半夜被鬼影偷袭成功,除了3个晚上偷溜出去寻欢的,其余47名武警全部死在鬼影手中。

    前车之鉴,所以赵砚他们今晚被强制要求四人一间,以增强每个房间的实力。

    赵砚心里其实并不畏惧鬼影。

    他对自己的拳法有信心,何况,他现在手边除了一支***,还有一柄长刀,***的威力就不用说了,床头那柄长刀在,赵砚也能施展破风九式,除此之外,他身体里还潜藏着那股时灵时不灵的时光回溯异能。

    如此多的保障,让赵砚心里其实有点希望那个外号叫鬼影的家伙今晚能来袭击他们,那样,他就能与之一战,检验一番他如今的实力是否能够与数字生命的三大死神相比。

    对了,赵砚床头那柄连柄一起长约80cm的长刀,也是在南京稽查司器械室挑选的,合金制成,硬度和锋利程度都非常厉害,挑选这柄刀的时候,南京稽查司器械室的管事给他取了一根8号铁丝摆在一块铁砧上,示意赵砚用那柄长刀斩下去。

    当时赵砚还有点犹豫,因为拔刀出鞘时,赵砚已经看到那长刀的刀锋很薄,别说那根8号铁丝,就算是斩在一块石头上,也会卷刃,何况当时那根铁丝下面还垫着一块铁砧。

    只是那个管事一再示意他放心地用力斩下去,赵砚才抿了抿嘴,突然一刀斩了下去。

    结果没有出乎那个管事的意料,但却出乎赵砚的意料。

    一刀下去,那根8号铁丝一刀两断,铁丝下面的铁砧上也留下一道明显的刀印,但赵砚收刀拿到眼前仔细察看刀锋的时候,却发现刀锋上除了留下一点浅浅的白痕,竟然丝毫没有崩出缺口或者卷刃。

    这样的刀,赵砚自然很喜欢,以后有这样一柄好刀,必要的时候,他便能尽情施展他的破风九式。

    夜,越来越深了,鬼影还没有出现的迹象,窗外的月亮已经偏西偏得厉害,赵砚心里的警戒微微松弛,睡意上涌,眼看就要睡着了,忽然,睡在床另一头的唐信拍了拍他脚,压低着声音窃窃地问:“哎!赵砚!赵砚!你睡着了没有?”

    “本来快睡着了,被你弄醒了。”

    赵砚有些无奈地回应。

    “我也没睡着!”旁边那张床上的李武突然插一句话进来,吓了赵砚和唐信一跳。

    不料,紧跟着,和李武同床的侯长寿也突然出声:“原来大家都没睡着啊!妈的!那个****的鬼影真是操蛋!害人不浅哪!要来就来!这个样子,害得咱们都睡不着!唉!也不知道上面还要让咱们在这里坚守几天,如果天天这么下去,要不了几天,咱们也不用那什么鬼影来偷袭了,自己就垮了!”

    李武:“可不是嘛!我明明困得厉害,却就是睡不着!唉!该死的鬼影!”

    唐信长吁一口气,感慨道:“唉!早知道你们都没睡着,我就放心入睡了!有你们三个醒着,我睡着了也肯定没事!唉!要不,咱们四个分班守夜吧?你们两个先睡几个小时,然后换我们两个睡到天亮,或者我们两个先睡,你们先守夜也行!”

    “不好!还是一张床上有一个守夜的吧!这样如果鬼影真的来了,叫醒的也快些!”李武提出了异议。

    侯长寿赞同道:“这个主意好!那、李武咱们俩谁先睡呢?”

    “赵砚!你觉得怎么样?”唐信问赵砚。

    李武:“我早就困了,我先睡吧!”

    侯长寿:“好!那你先睡!我先守夜三个小时!三个小时后换你守夜!”

    李武:“中!”

    唐信没有听见赵砚马上回答,又拍了一下赵砚的脚。

    “赵砚?赵砚!你觉得怎么样啊?”

    “嘘!别说话!安静!”

    黑暗的房间里,赵砚突然压低着声音很严肃地示意噤声。

    唐信:“……”

    李武:“……”

    侯长寿:“……”

    三人都吓得心头一跳,下意识地噤声,并保持一动不动。

    黑暗中,赵砚嗅了嗅鼻子,空气中不知从何时起,竟有了一股淡淡的血腥气。

    “赵砚!怎么了?你发现什么了?鬼影来了吗?”和赵砚睡一张床上的唐信压低着声音很小声地问,赵砚听见他吞咽口水的声音。

    赵砚没有立即回答,黑暗中,赵砚悄无声息地在床上坐起,跪坐的那种,跪在床头,屁股坐在两脚跟上,左手提起靠在床头的长刀,缓缓拔刀出鞘,眼睛微眯,盯着一点动静也无的房门。

    “有血腥气!你们仔细闻闻!”

    做好了准备,赵砚才将声音压到极低提醒唐信他们三个。

    三人其实早在赵砚从床上悄无声息地坐起的时候,都开始默默戒备了,房间里虽然没有开灯,但他们都是练武之人,目力本就很好,眼睛适应了房间内的黑暗后,更是能隐约视物。

    就在这时,赵砚他们四个仔细观察警惕之下,几乎同时发现房间内忽然生出一股微风,并且这股微风迅速变大,在房间中央以越来越快的速度盘旋。

    四人目光在门窗等有可能进风的位置快速一看,门窗都关得严严实实,为的就是防止鬼影从门窗中半夜潜入房间。

    但此刻,明明门窗都关得严严实实,房间中央却诡异地出现了一股旋风。())。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